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外飞仙手机游戏 >> 正文

【筐篼文学】告别爱情告别迷失(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在九平米的小屋宅了一个月后,我终于坚定地走出了家门。

街上,阳光透过人行道旁的香樟树叶暖暖地照在身上,情不自禁中,我抬眼望了望久违的天空,一丝灿烂的微笑不经意间便在我的脸上舒展开来。

“离开溪若,对你来说未必不是好事……”此刻,死党子木的话还在我的耳畔回响。也许是吧,溪若也许真的只是我人生中的一场幻梦。这么多年,尽管我死心塌地想着溪若,可残酷的现实却无法让我饯行对溪若父亲许下的承诺。

“哪天你在这座城市立稳了脚跟,哪天你再来跟我谈论溪若的人生大事,就你现在这副模样,你想我会把溪若放心交到你手上吗?”这句话,这句出自溪若父亲之口的话我不知听了多少遍。

“好吧,我一定会努力干出一番事业,也一定会让您心甘情愿把溪若交给我。”其实,当初做出这样的承诺时,我并没有多大的底气。说白了,不过是死好面子而已。

想起溪若,静下心来之时,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溪若谈论情感之事。

倒不是说我对溪若的感情有多么的虚假,可至少当初接近溪若时,我的目的确实不是那么的纯正。

“唉,陆衍,你看前面那妞,绝对好货色。”那一年,在通往省城的列车上,子木神秘兮兮地凑近我的耳根,指着离我俩不远处的一位女孩一脸奸笑。

果然,当我顺着子木的目光抬眼望去时,眼前一位留着齐耳短发、肤色纯白如雪的女孩不免让我的心为之微微一擅。那一刻,我忽地发觉自己已有太久没碰见过这样清秀灵动的女孩了。

“哎,同学,过来,过来我们这里坐。”当女孩的目光不经意和我们的目光相互交叉的那一刻,子木不知何时已换了一张青春阳光的面容一本正经地和那女孩打起了招呼。

“那,不太好吧,我站着就行。”女孩朝我们微微一笑,随即挺了挺她那曼妙的身姿。

“哎,没关系,我们挤挤就行。来,你还是过来坐着吧。”看子木一脸热情,我不禁也加入了邀请女孩的行列。

“那,就不客气了。”也许是同为年轻人吧,女孩随即便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我们挤出来的座位上。

随后,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女孩名叫刘溪若,是省城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同时,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也知道了溪若有一位在公安局工作的老爸和一位已离世多年的老妈。

“咦,光顾说我的事了,你们是干什么的呀?”

“哦,我叫陆衍,他叫子木。我们,我们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目前在做一些小生意。”也许是多年来就没说过几句真话,此刻,从我嘴里出来的依旧只是一些为自己光面子的胡言乱语。

“喏,这是我学校的地址,若是有空,欢迎两位来玩。”列车到站的时候,溪若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一行娟秀的小字便是她给我们留下的学校地址。

二】

“陆衍,要不咱现在就去找那个那个什么溪若,指不定以后,咱走投无路时也是个落脚之处?”

“也只有这样了。那,我们现在就去环湖小学。”

那个午后,和子木在省城游荡了半个月仍未找到半份工作的我们搭上开往环湖东路的公共汽车去了溪若任教的小学。

“大爷,麻烦叫一声你们学校的刘溪若老师。”在校门口,我和子木向着看门的大爷露出了一脸纯真的笑容。

“你们是……”

“哦,我俩是刘溪若老师的朋友,我叫陆衍,他叫子木。”看大爷一脸的疑惑,我赶紧报了我和子木的名字。

“那,你们等着,我这就帮你们去叫了。”或许还真是被我和子木的阳光模样所迷惑,看守大门的大爷竟兴致勃勃地为我们去叫了溪若。

“哎,我一猜准是你们两个。这么久不见,二位可好?”十多天不见,眼前的溪若越发显得清纯可爱。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感不禁在我的心头弥漫开来。

“哦,我们去了一家公司谈点生意上的事情,这会正好路过你上课的学校,便顺便来看看你工作的环境如何。”到底还是有点心虚,一出口,我的话又是一派胡言。

“走,去我办公室坐坐。”

“噢,算了,下次吧。待会省得影响你上课。”不想让溪若看出我和子木心底的诡异,我只能尽量让自己早点离开。

“学校对面有家咖啡厅,要不,我们就去那里坐坐。”

“也好,就去那坐一会。”

其实溪若的提议正合我意,只是她心里根本就不知道去学校的办公室,我没那个勇气,而就这样白跑一趟空手回去,我又确实不甘。

“你们俩的生意做得怎样?在这个地方生活得还顺心吗?”

“唉,别提,我们可能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白忙活了这么久,生意一点起色都没有。”

“那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吗?”

“也许吧。记得上次你说你的父亲在公安局工作,指不定今后还真有事需要他帮忙呢。”这才是我和子木心里的大实话,也是我们急于和溪若变得熟识的重要原因。

“那有机会我介绍我爸给你们认识,希望你们能谈得来。”

……

没想到就这样的又一次闲聊很快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此后,只要没事,我和子木就借故路过,一次次去学校和溪若融洽彼此之间的关系。

三】

有些事情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就不能说。

当溪若离我越来越近,甚至是到了让她父亲出面为我在那个城市寻求一份稳定的工作时,我对以往的自己更加守护得严严实实。

那次,又一回和子木去学校联系溪若,当得知我和子木转了生意,不久后就要回家时,溪若急得一脸愁容。最后,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的她求助了她的老爸。

“爸,这么多年,您的熟人一定很多,帮我两位朋友联系一份事做吧!”

“你朋友,就他们二位?”

“打扰您了,给叔叔您添了麻烦。”那天,厚着脸皮,实在没辙的我们任由溪若带着我们去了她家。想起日后可能真的需要她爸的帮助,我和子木把自己装扮成了极富修养的年轻后生。但也许是骨子里的那点“痞子”气息无法掩盖吧,当溪若父亲抬眼朝我和子木看的时候,我们又都不约而同展露出了自己身上那种固有的不良习气。

“那你们先回去吧,有合适的工作我会让溪若通知你们。”简单问过了我和子木一些情况后,在溪若父亲明显不愉快的表情中,我和子木离开了溪若家。

“陆衍,我看没戏,老觉溪若她爸明显就不喜欢我们。”

“我也觉得没戏。就现在这社会,工作要有那么好找,我俩也不会落这田地了。”

“那,你说啥办,要不咱还是回家吧,先在家里呆一段日子再说?”

“你傻呀,能在家里呆着我们还会出来呀。”

“也是哦,想想当初我们还真就不该拿人家乡长撒野。这回惨了,弄得咱是有家都不敢回了。”

“那天我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就觉得那个什么鸟乡长说话太气人,结果才恨恨地上去甩了那人两巴掌。”

“两巴掌倒是小事,陆衍,说真的,你当时不该冲进你哥饭店拿菜刀。还好,人家乡长怕咱躲得快,要不,真给了那乡长几菜刀,咱俩这辈子怕就在大牢里过了。”

“当时就想着给俺哥尽快拿到餐费,哪料想那乡长不但说没有,还说什么再这样闹下去连生意都没得做了。唉,早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还真不该那样冲动。”

那天,在回去住处的路上,和子木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起之前逼得我们不得不逃离家乡的那件糗事,我的心里还真的开始有了些许后悔。

四】

其实,碰上溪若之后,我曾不止一次暗自在心底乞求上苍能让我和子木尽快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那样,也许我们便能彻底告别过去那段灰暗的人生,和所有正常的人一样开始过个朝九晚五的生活。

偶尔,静下心来之时,想想过往的一切,以及混了这么多年一事无成的现实,才发觉自己真的是错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那些时光。

高中三年,出了学校五年,八年的时间,原先那些进了大学的同学如今大多都有了自己稳定的工作和生活。而我和子木混到今天却连生活都快要混不下去了。

去过沿海,去过那些经济发达的开放城市,也去过工厂,重的累的脏的活没有耐心干下去,而轻松的能够在办公室干的活根本就轮不上没有文凭没有技术的我和子木。五年,整整五年时间,我和子木去了不少的城市,钱是挥霍了父母不少,可工作却至今都没有着落。

无聊空虚的日子里我们只有不断地通过滋生闹事来让自己感到阵阵的快乐。

“陆衍,去找份事做吧,再这样下去,等我和你爸老了,你以后怎么过啊!”

“再这样天天打架,没事找事下去,别说我和你爸真的会赶你出家门的。”

“当初怎么会生了你这个不孝子,好好的书不读,跟了一伙流氓在一起混。”

……

无数次,父母气得跺着脚恨我不成钢时,我的心里竟没有丝毫触动。我的冷血,我的不屑一顾,我的故作不语,令父母绝望,更令身边所有的邻居像厌恶一堆臭狗屎一样厌恶我。

而今,面对溪若,除了伪装,对于过往我从不敢轻易提起。

“陆衍,别急,慢慢来,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就你,这帅气的外形,一个刚从大学出来不久的人还愁找不到一份好事做吗?”那次,和溪若漫步在校园外的大街上,当溪若扬着一脸灿烂的微笑安慰我时,我的心里却七上八下得有股难于言说的羞愧滋味。

想想刚进高中那会,自己可是全家人眼中的希望。中考前几十名的成绩进入高中,结果一个学期不到,自己就成了学校成绩最烂的一个。

“嗨,陆衍,还那么用功读书干吗?你瞧,你爸你妈哪天正眼看过你?你爸一天到晚上班没得说,可你妈呢,没日没夜趴在麻将桌上筑长城,饭都没得好吃你还想给她好好读书啊?”

“走了,去,哥们带你去一个特好玩的地方,保你玩得开心快乐。”

在校园混世魔王阿兵和阿兵手下一帮死党的怂恿下,我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不仅如此,之后没多久,我还把从小要好的玩伴老实的子木也拉入了阿兵的队伍。

三年,从高一到高三,三年的高中生活,除了书没好好读过,其它偷鸡摸狗的事情我们样样都干过。尤其是离学校不远处的那家电子游戏厅,我都忘了自己在那到底输了多少从家里偷拿出来的金钱,又到底有多少好时光全都虚掷在了那些令自己沉迷的游戏机上。

游戏,那该死的游戏机,那一群混世的死党,那对母亲一天到晚坐在麻将桌上的仇视,几乎没有一点悬念,自己就成了如今这样。

五】

三年,自打溪若父亲介绍子木和我去了那家公司之后,三年的时间里,我和子木并没能在那家公司坚持下去,几百元的工资,没有发展的前途,使我们不到半年就离开了那家公司。从此,在家乡小县与省城之间我不停地来回奔跑。

“陆衍,北山工业区那边有家工厂在招工,我打算去那先找份事做。你呢,要不要一起去?”回到家后不久,子木在他父母的逼迫下娶了妻,生了子,人生也渐渐走入了正途。而我,因为心里还在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故此至今依然还在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陆衍,要不你还是在省城找份事做吧。你看你成天这样两边跑来跑去,能跑出个什么结果来。”此时,面对我的一事无成,溪若已明显开始有了怨言。

“我不想去工厂上班,就想看能不能开个什么小店。”其实,我根本就知道没有一点资金的自己开不成任何小店,但又拉不下面子再次回到工厂去上班,所以只能这样一天挨一天,期待有朝一日能碰上个什么好运。

“你觉得你配得上溪若吗?就你目前这个样子你还拿什么给溪若幸福?”后来,当得知我的一切原本情况时,溪若的父亲气得丢下这两句冰冷的话拂袖而去。

“哥、嫂子,能筹点钱借我吗?”

“锋,你在深圳怎么样,手中有余钱吗?”

“大林,这几年过得如何,能否借兄弟一些资金?”

……

厚着脸皮打了不下十几个电话,结果收到的却都是“不好意思”、“目前我手头也比较紧张”之类的回答。

其实,这样的结果早在意料之中。一个混了十来年的混混,别说是别人,就是父母也早就对自己到了绝望的地步。且不论是否真的没钱,就算是有,谁又能明着眼把自己辛苦赚来的资金轻易就借出去。

“陆衍,这是易桥,我同学,刚从国外回来。”

“你好,陆衍,早听溪若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是帅气。”

再次去见溪若的时候,溪若眼里闪过的那丝我以前难于看见的光亮,以及易桥的淡定从容让我刹那间明白自己和溪若之间其实一直以来就隔着一段遥远的距离。只是因为长久以来幻想着能和溪若有个永恒的结果,所以我从未敢正视自己与溪若之间的差距而已。

六】

“陆衍,出来上班吧。每个月赚个一千来块钱,每天能和家人在一起,比起我俩从前到处闲逛,生活还是充实得多。”

得知和溪若彻底没了来往后的我在家静坐了一个月后,死党子木给我来了电话。透过电话里子木的声音,我能感受得到子木如今的平淡和幸福。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自己真的到了该将过往的一切抹得一干二净,从此脚踏实地过那种娶妻生子、赚钱养家的平凡生活了。

整理了被自己密封得快要发霉的房间,理清了自己混乱了多年的思绪,打开房门的那一瞬,我在父母操劳一生、省吃俭用才购买的这栋仅有七十平米的二居室商品房中静静地环视了一遍,当站在阳光明媚的阳台上向外张望的那会,才发觉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

也许一直以来自己都在向往一种真实而平淡的生活吧。只是,年少的倔强与不屈,无知与狂妄让自己一直在迷失的边缘辗转徘徊了这么多年。

“陆衍,你还要多久才到?经理说了,你今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我一会就到。子木,谢谢你。”

十多年了,从离开学校那会从没好好看过自己生活的这座小城,更没感受过小城这么些年悄然发生的变化。此刻,面对这宽阔的街道,想起那整洁的广场,漂亮的公园,现代化的工业小区,和许许多多纯朴勤劳的乡亲,一切竟是如此的美好……

再次抬头看了看淡蓝的天空,我不由得轻松地吐了口气。随即,踩着温暖的阳光,我加快了朝子木所在的北山工业区走去的脚步……

癫痫疾病有传染的可能吗
癫痫病到哪家医院治
癫痫患者不能生孩子吗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