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太极功夫扇下载 >> 正文

【春秋】记实施四十多年前的一起谋杀案(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近日来青岛度假,闲来无事,看看小说之类,偶尔翻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不由得想起了四十二年前的一起谋杀案。

我今年年过半百,四十多年前的一九七一年,刚好八岁,上小学三年级,我和另外五名年龄相仿的孩童实施了这起谋杀案。

那是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我们家、别人家以及全村都穷的要死,一年之中除了中秋、除夕两个重要的节日能吃上两顿饺子、几次馒头外,其余时间都得吃咽不下去的粗粮,这种粗粮的成分是地瓜切成片、晒干了磨成粉,蒸窝头或贴饼子。这种饭食喂鸡鸡不吃,给狗狗不理,但人必须得吃,不吃就得饿死。就这还不能保证管饱。小麦、玉米、小米、大豆哪里去了?一是这些作物收成低,二是除了大部分交公粮之外,剩下的得拿到集市上去卖,换点钱,鸡下了蛋除了坐月子外,都得卖了换钱。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叫作“山芋面子当主粮,鸡腚眼子当银行”,真实反映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华北地区农村的贫困状况。菜肴通常都是萝卜、白菜、咸菜,肉食也只能在过年过节时吃上两三次。过年过节时,大人们允许孩子们敞开肚皮吃,孩子们都吃到快要撑死为止,有个九岁的小堂哥,中秋节那天吃了九个大包子,给活活撑死了。村里头也有几个所谓的“富户”,包括一两个村干部,还有就是男人在城里工作,为非农业户口,能挣工资的,这种人家生活水平稍高一点,一周能吃上两三顿玉米面窝头,一年能吃上十来回肉。我们这些孩子们没吃过什么,没见过什么。零食,玩具都是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一年吃的水果糖糖块的总数不会超过二十块,生产队的牛犊子、驴驹子就是我们的玩具,有时趁饲养员不在时偷着骑上一圈就是我们最大的乐趣,这还要冒着被牛犊子顶,被驴驹子踢,被饲养员抓住的风险。当时老人们经常说那时的生活水平远不如万恶的旧社会。我现在给我的孩子讲我小时候如何的穷,多么的苦,他说我净编瞎话,他根本无法想象那时的生活。现在的鸡、狗、猪吃的比那时强百倍,那时的生活质量真可谓猪狗不如。我长大后觉得什么都好吃,食欲特别旺盛,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时,我当了一个小官,每次下饭店,尤其是公款吃喝,能做到山吃海喝,吃的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百病缠身,到现在什么都不敢吃了。现在人口比那时多得多,耕地比那时少得少,粮食还富裕,为何那时粮食还不够吃呢?这个课题留给专家研究去吧,我这里不想把这篇文章写成论文。

与我们王家庄东邻三里路的崔家庄有个老崔头是个货郎,他大约六十岁左右,每天推着货郎车走乡串村卖货。他的小推车上大约有二三十种小商品,无外乎糖果、花生、泥塑玩具、针头线脑、发卡、梳子、雪花膏、油盐酱醋之类,算是个流动的商品车。那时商店很少,全公社二十多个自然村只设一两个供销社,村民们到供销社买东西不太方便,有了老崔头的流动商品车感到方便多了。他以崔家庄为起点,以大约五六个村为半径进行他的商业活动,每天画不同的园,今天向东,明天向南,四五天时间一个公社的几乎所有自然村全都转一遍,他一天的销售额大约有七八块钱,毛利润约在七八角到一块钱左右。他的一个儿子在县城供销社工作,能搞点残次品、处理品之类的,打哪儿以很低的价格批发过来,再以稍低于供销社的价格卖出去。按说那时不允许搞个体经营的,但我们公社是离县城最远、也最穷的一个乡,村民日用品的供给仅靠公家非常不便,公社干部们也只好默许了老崔头的经营活动了。

每次老崔头进村,孩子们便团团围住,看着小车上的吃食馋得流口水,求自己的娘给买,娘们只是给买点铅笔、橡皮、本子之类的学习用品,从不给买吃食,孩子们便哭闹,娘就张口便骂,伸手就打,最后弄得孩子哇哇大哭。大姑娘、小媳妇偶尔买个发卡、梳子、雪花膏之类的,富户们给自己孩子买吃食的时候稍多一些,但也不常买。尽管大人们不给买,孩子们还是喜欢围着老头子,看着琳琅满目的小物件,觉得是一种满足。那个年代,荒僻乡村的人们真的是没见过什么,村道上偶尔经过一辆汽车、一辆拖拉机,孩子们能追出去几里地。有一次和我同岁的国栋偷老崔头的糖衣花生米,一开始未被发觉,也是他太贪心,偷了三小把还不罢手,待偷第四小把时被老崔头发现,不但第四小把给打掉了,还将原来的三小把从口袋里掏出来没收了,还被吹胡子瞪眼地呵斥了一顿。实际上,四小把也就十多粒花生米。为这事儿,我们都替国栋惋惜,觉得他功亏一篑,实在太遗憾了,最关键的是他如果得手,肯定能分给我们一粒半粒的。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穷则思变,要变要革命”。由于儿童们的馋嘴问题长期被吝啬而可恶的父母们所忽视,爆发革命则是必然的。开始是偷家里的钱,被大人们发现,接下来就是挨打——钱藏的更严——再也偷不到钱也是必然的。在这种大好的革命形势下,一场暴力革命终于爆发了。

发动这场暴力革命的领袖是我的堂哥,大名王荣光,小名叫作德义的,与我同岁,大我十个月,正月十五生日,属兔。此哥是孩子王,相貌堂堂,身材魁梧,智勇双全,侠肝义胆,天生具有领袖气质,更重要的是他出身高贵,爷爷是八路军战士,一九四三年在与日寇的一次战斗中阵亡。他家在抗战时期是八路军的交通站,奶奶是抗日交通员,被吕正操部队授予“抗日大娘”光荣称号,就连本地区日本侵略军的头目渡边中佐都熟知她,并悬赏捉拿她,解放后担任村妇救会主任。爸爸是生产小队长,妈妈是崔家庄人氏,与卖货的老崔头是本家,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漂亮姑娘,很自然就应该嫁给他爸爸。唯一不光彩的是他姥爷是国民党军官,一九四九年随蒋介石去了台湾。这样的家庭出身无疑抬高了他的身份。他的政治觉悟比我们高出许多,知识面比我们丰富得多,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里的人物和故事讲起来一套一套的,我们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革命前的预备会议在暑天的一个黄昏举行,会场设在村东头一个麦秸垛下面,主持会议的自然是德义,出席会议的有我、国栋、铁蛋、石头、亮亮,大家都光着腚,有的穿着鞋,有的光着脚。那时一到夏天,男孩子们都赤身裸体跑来跑去,有时上学也忘了穿衣服,班主任老师王秀婷就会大声提醒:“下次再来上学,别忘了穿衣服”,下次又忘了。德义同样不能免俗,上面赤裸着身子,脚下穿一双新凉鞋,浑身上下透着富贵,让人肃然起敬。肩上斜跨一把仿真盒子炮(木头做的),左手拿望远镜,右手握日本指挥刀,这两件可是货真价实的真东西,是抗战时期八路军的战利品,寄放在抗日大娘家里,而抗日大娘并未上缴组织,我们面对他威风凛凛的气势,不禁肃然起敬。他站在高处,清了清嗓子,手挥在半空,大声说:“同志们,现在开会”他接着说:“你们想不想吃好东西?想不想吃糖?吃点心?吃饼干?吃橘子糖?想不想吃花生蘸?想不想吃牛屎排子?(一种含有巧克力成分形状像牛粪的小食品)”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想”,然后又七嘴八舌地问“怎样才能吃到呢?”“娘又不给买,上哪弄去?”“谁给呀?”德义压低声音说:“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了,我们没钱买,娘又不给买,只有一个办法,把老崔头打死,抢了他的东西,能够咱们吃一年的,好不好?”我们先是愣怔了一会儿,继而又欢呼雀跃、手舞足蹈起来,憧憬着吃好东西的美好时光。但怎样打死老崔头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也是最现实的问题,大家热烈讨论起来,有的说拿刀捅死,有的说拿铁锹拍死,有的说用绳子勒死,有的说用农药毒死,德义总结归纳了大伙的意见,说:“同志们,我决定在老崔头下午回家的半路上打死他,因为我们可以埋伏在玉米地里,别人看不见,决不能在村里干。”大家都说好,还是德义哥心眼儿多。德义接着说:“小四负责放风,看到老头儿来了就学狗叫,其他人加强隐蔽,你假装买糖,吸引他的注意力。”我连忙说服从命令。“然后,铁蛋抱他的左腿,石头抱他的右腿。”铁蛋和石头连忙说行行行。“亮亮抱他的左胳膊,国栋拽他的右胳膊”亮亮和国栋赶紧说好好好。他接着说:“他就动不了了,我用一条大棍子打他的脑袋,保证两棍子打死他,我不是跟二叔练过棍吗?小四继续侦查,我们干事的时候,如果有外人来,你就想法把他引开,记住了?”我说记住了。他分拨已定,说算好了老头儿明天该来我们村,决定傍晚时分干。国栋提出了一个超出儿童智力,但非常正确的问题:“义哥,杀人偿命,要是让咱们偿命怎么办?枪毙的时候多疼啊!”德义大声呵斥:“放屁,咱们把他打死,马上扒个坑埋了,谁也看不见,公安局破不了案。”亮亮说:“咱们为什么不多叫几个人去,咱们小,打不过他怎么办?”德义说:“糊涂行子,咱们搞突然袭击,肯定能打得过他,你多叫人去,还能多分好吃的?还够你吃一年吗?恐怕连一个月都不够吃。”听了他这一番话,我们都很佩服,亮亮竖起大拇指,说:“义哥是这个,”又竖起小拇指“我们是这个。”德义面露喜色。我提出来既然让我负责侦查,就得让我使用望远镜。德义很爽快地答应了。他又详细地安排了时间、地点、在哪集合、在那埋伏等事宜,又再三安慰大家说公安局绝对破不了案,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破了案,也不会法办咱们这么小的孩子,顶多办个学习班,写个检讨,挨一顿批斗,再退一万步讲,要是真法办咱们,让咱们偿命,那七年后不又是一条汉子吗?挨枪子儿觉不出疼,咱们先把好吃的吃个够,值了。这一番话直说得我们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激发起了英雄气概,愿意一辈子跟他走。最后他要求每个人发一个毒誓,保证事前不泄密,事后也不说,至少要等到过完年再说,到那时公安局也就不管了。他先说他说了就让雷劈死他,我说我要是说了就掉到河里淹死(我留了个小心眼儿,因为我会游泳,而且游得不错),然后大家各自说了一个死法。他还是觉得不赶劲,又按照最传统的做法,约定了一个共同的誓:谁说出去,就操谁的娘。战前策划和动员就这样圆满完成了。

翌日,风和日丽,下午四点钟,我们在德义家集结完毕,就以下地打草的名义出发了,他娘嘱咐我们早点回来。村东头是一片湿地,是由古村落的护城河淤塞而成。成片的芦苇随风摆动,像海浪一般,水芹菜、野稗子都长在水边不远处的旱地上,用水芹菜作馅包饺子可好吃了,水的中央漂浮着又大又圆的莲叶,红的、粉的、白的荷花亭亭玉立在水面上,微风吹过,淡淡的馨香飘过来,令人不忍离开。突然一只青蛙从莲叶上蹦到水里,发出扑通的声响,在水面上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成百上千的鸟儿在芦苇丛中鸣唱,在水之小洲上,有野鸭子、鸳鸯、鹭鸶在优雅地跳着华尔兹。一条灰白的小径伸向绿色的田野,就像小河注入大海一样。

盐碱度较高的地上种着大片的地瓜、花生和苜蓿,地瓜是我们赖以维持生命的作物,地瓜蔓子很长,可以爬到很远,有时把小路都覆盖了,我们把它挑起来扔回到田里去,地瓜面做的饼子、窝头虽然难以下咽,可新鲜的地瓜又脆又甜,特别是红瓤的,味道更好,生吃、烤熟了吃、在玉米粥里煮着吃都很可口。盐碱地里长出的花生最香,且具有弱碱性,对人体健康有利。花生秧子长得一大墩一大墩的,开着小黄花,这时节还未结果,待到中秋前后花落了才结果成熟。大片的苜蓿呈浅绿色,开着黄的、白的小花,发出特殊的香味,是牛、羊、马等牲畜最爱吃的食料,这种作物非盐碱地不长,多年以后蒙牛、伊利、三鹿等知名的乳业公司都来此高价收购苜蓿,这是后话,暂且不表。要是在初春,地里泛着一片一片的白霜,现在时值盛夏,大地都被绿色覆盖了,蜂蝶飞舞,有几个姑娘正追逐蝴蝶呢。盐碱度较低的地块(我们称之为好地)种植着玉米、高粱、谷子、大豆等,春棒子已长到一人多高,进到里面仿佛进入了茂密的森林里。棒子穗很丰满,尖上挂着红丝绒,掰下一个来,批开层层的包皮,露出玉一样的颗粒,咬一口,香甜满腮。玉米和花生一样,煮着吃,或在灶火膛里用慢火烤熟了吃都是极品。麦茬子玉米还未长高长大,刚刚抽穗,要等到中秋节才能长丰满。谷子穗已长大,沉甸甸的,低着头像是羞涩的少女,据说是朝鲜品种,钻到里面密不透风,满身是汗。高粱比春棒子还高,乍一看形状相似,高粱穗子长在最顶部,红红的,象高举起的火炬。高粱杆是甜的,从根部折断,象吃甘蔗一样,甜水丰富,可高粱米、面不好吃,极难消化,是粗粮中的粗粮。黄豆、绿豆、红豆有丰富的营养,主要是煮粥喝,黑豆主要用来喂牛、马等牲畜,炒料豆是牲畜的美味佳肴。这些庄稼都长得半人多高,是野兔、黄鼠狼、地老鼠的乐园,老鼠洞里储存着大量的豆类,兔子窝里主要是干草、黄豆。我们在豆子地里捉了几只蚂蚱、螳螂,亮亮抓了一只蝈蝈,顺手放在蝈蝈笼里,德义捡了几只鹌鹑蛋。我们说说笑笑、蹦蹦跳跳地来到小河边。

这条小河虽小,可它赫赫有名,大名唤作“无棣沟”,因从山东省无棣县入渤海而得名,从地图上能够看到他的倩影。史载,他的前身是黄河故道,秦朝时是一条浩荡的大河,郦道元《水经注》云“无棣沟东南经高城故城(即现在的千童镇),又经盐山(即现在的山东无棣县之大山,而非今盐山县)东北入海。”众多史料记载,当年徐福率童男童女东渡,是从上游的千童镇(秦时称饶安邑)启航,途径我们村,沿无棣沟东行进入渤海,一路与海岸线相望,沿近海航线航行,经黄骅,秦皇岛,绕辽东半岛、朝鲜半岛,到达韩国的济州岛后,上岸做了较长时间的整修补给,留下了几对童男童女,然后杨帆东行,跨越日本海到达日本的九州,给日本带去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使日本从落后的绳纹时代跨越一大步进入到了先进的弥生时代,而徐福也成为日本的首位天皇——神武天皇。到了唐代,无棣沟依然是烟波浩渺,千帆竞渡,唐代诗人刘长卿曾留下描写无棣沟的诗作:“无棣何年邑,长城接楚天。河通星宿海,云近马谷山。僧寺白云外,人家绿渚间。晚来潮风满,处处落帆还。”前几年赵朴初先生在千童留下诗作:“徐福东渡竟不回,三千子弟老蓬莱,如今两岸留佳话,花萼城乡次第开。”许多日本友人也在千童留下了题词和诗作。我们经常到小河边玩耍,却不知道这条细流承载着那么厚重的历史。孩子们都曾问过自己的父母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小弟小妹又是从哪里来的?父母总说是从无棣沟边上挖出来的,于是孩子们携着小篮子,拿着小铲子到河边上挖小孩儿……

儿童癫痫病原因
吉安哪里有颠痫医院
儿童癫痫是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