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津宝坻招聘网 >> 正文

【江南】暧流(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松岗大森林宾馆,横卧在高山半腰间。这里是敏家兄妹贵阳之行下榻的场所,圆形宽敞的庭院,满世界是养眼的松树,正直朴素,苍翠挺拔,生机勃勃,枝叶茂盛,有如原始森木般的魅力与韵味。松树衣着绿色的外套,依陡壁的山势栖身,沿悠扬的峰峦生长。

敏家兄妹七人,敏哥为老大,他为了能让远道而来的兄弟姐们妹吃好住好,特意安排到这样一个环境清幽、空气清晰远离城市喧嚷而又富于山庄特色的寓所,真可谓是用心“良苦”。

猴年八月二十三日凌晨,是亲人惜别贵阳行的时刻,是兄妹挥手森林宾馆的日子。

敏哥之弟虹桥,早上四点多就醒来了,返程前的心情,总是那样心潮起伏,难以撑控。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六点多钟,就在为离开宾馆的事项“未雨绸缪”着:洗漱、泡茶、折叠随身携带的穿戴物品、寻找手机、数据线、整理大袋小袋的购买件、收拾房内移动了的设施、分类打包装好……这些琐碎事,本该昨晚要准备的事,却因为兄弟商量紧急待办的家事而搁浅。

天渐渐有了亮色,6点20就下楼了,各自拿着包裹,前去餐厅就早餐,吃完就去前台退房。

宾馆接送专用车经过陡坡急转多弯之后,徐徐驶出了森林宾馆的大门,停在了街道路口,就在一阵仓促再见的声音中,线路去向的三路人,各自忙出行去了,瞬间不见了那一片熟悉的身影,不免有点黯然神伤。

虹桥去坐公交车,车到机场只需半小时。虹桥是一个人行动,敏哥见他形单影只,硬要送他去机场。其实,这份紧急稀缺的“照顾”资源,不应分享在亲兄弟之间,直正享受“VIP”会员待遇应该是堂哥堂姐们。

来到T2楼,虹桥的机票很快打印出来了。几十个进站的安检入口,个个入口的安检排队长达四、五十米,目睹这种状况,虹桥叫敏哥不要陪了,叫他搭地铁去高铁站,还能为堂哥堂姐们送上一程。纵使依依不舍,依然斩钉截铁,他很快就答应了虹桥的请求,离开的瞬间,虹桥看见敏哥眼角中溢满着两汪盈盈的泪水。心里划过一阵酸楚,眼角立即潮湿了整个眼框,望着敏哥头也没回的模糊背影,虹桥心海里久久回荡着这样一句伤感的话:多么希望,生活之舟只载团聚,不载分离;多么奢望,人生之车只载欢愉,不载离愁!

虹桥很自责,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内心交织着复杂的情感波涛,强烈撞击着他的心灵,昨晚那一幕不快的镜头,又一次在他脑中回放。

分别前夜,兄弟商量紧急待办的家事数小时没有进展,不能推进的原因,皆因虹桥及其爱人缺乏满腔热情的支持。按农村习俗,一个即将面临终止祖宗房产继承权的家庭,谈及围墙、老屋的巨额投资,没有异样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虹桥对敏哥说:“我时间紧,国庆节回去也只有几天时间,我不可能请那么长时间的假呆在家里,直到老屋修好、围墙砌好。在没回去之前,先把方案做出来,方案出来了,就联系水泥师付报个价,回去就按方案实施,这样到家了搞起来就快很多,这事最好有一个人牵头,哥你来牵头。”

“我不会牵这个头,牵头最好由你来,方案也由你来搞,联系泥水师付我也不熟,离开老家都那么多年了。”敏哥的反对态度与不满之声毅然决然。

“你意思是说,我一直没听你的,所以我才是最合适的牵头人选?”虹桥单刀直入,直截了当戳破情面。

敏哥很恼火:“我跟你说,国庆节这事没搞好,以后永远也搞不好了,别人也会笑话我们无能,老家进村修路拓宽通道,那个血气方刚的村长,根本就是村里一地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强行推到祠堂菜园边围墙,全村人都在看我们如何作出下一步的反应,都拖了大半年的时间了,上次万不得已,请姐去现场看了一下,面对纠纷,结果她儿子出言不逊:我去县里请一车人来打死你们。一个外甥官,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再说,姐姐是村里嫁出的女,虽是受我委托,代表我而去的,但村里人会说,嫁出去的女是沷出去的水,我们再请她去,已经不合适了。我们再不去围起来,祖上留下的宅基地就在潜移默化的背景里变成了公共通道了,时间久了,就围不起来了,也扯不清了。”哥哥一脸怒气,大半年来,一直对虹桥不满。

“你不会设身处地为我着想,我一直走不开,跳槽之后的单位,时间还不到一个月,端了别人家的饭碗,就得听从别人家的管制。你这样说,国庆我就不回去了,好吧,明天要早起,睡觉吧。”虹桥听不进去,直接将敏哥的话顶撞到“围墙”死角不留余地。

虹桥心情极差,情绪失控,态度决绝,当即爆发极差的脾气,这也源于敏哥一直与虹桥有“过不去”的小节,在围墙的事上,非要虹桥躬身前往,好像他就是一台设备上的核心部件,一如轿车上的发动机,一如电脑软件上的驱动程序,少了它,轿车就一堆废铁,电脑就是一件瘫痪物。

“好!”敏哥双目圆睁,咬牙切齿,怒不可遏,瞪着发红的眼珠,似机关抢喷薄欲出的火苗扫射我,碰的一声,摔门而出……

四兄弟聚会宾馆,商量围墙之事,就这样让虹桥给“糟蹋”了,“搅黄”了,最终无疾而终。

然而,糟蹋之事仅隔数小时,搅黄的温度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冷却,国内出发的机场上,一对有泪不轻弹的铁血男儿,却双双泪洒机场。这种高难动作的完成,这种瞬息巨变的过渡,这种溢美情愫的流露,只有在亲情之间才能快速发酵,只有在亲人之间才能迅猛穿越。并非亲情之外的情感纽带缺失、发育不良,而是,亲情之间的血脉就是这样浓于水,兄弟之间的情感就是这样纯如玉。任何时候,任何琐碎,都不会因为生活中曾经发生过这样或那样的阴霾而妖惑它的阵脚。

敏哥的长辈,父亲与叔叔是亲生两兄弟,在斑驳年华老去的帷幕后面,情同手足的两兄,组合成了一个大家庭.因为能和睦相处,所以两兄弟一直没有分家。

敏哥父亲膝下的兄弟姐妹有四个,敏哥叔叔家膝下有三个小孩子,两家的兄弟姐妹年龄相差不悬殊,七个小孩吃住在一起,免不了撕打玩耍,农村的郊野,到处都是释放童趣的场所,放风筝、捉迷藏、斗鸡、踢毽子、跳绳、抽陀螺、滚铁环……那些玩不腻的游戏项目,给家庭增加了持久的乐趣,频生了无限的生机。

幼年生活的历程画面,都影散在农村的阡陌小道上;童年生活的欢声笑语,都荡漾在山川河流中。

儿时欢快的时光,总是那样短暂。童年艰苦的岁月,来不及回味与凝视,就这样仓促远去,变成了一抹甜美的回忆。

高中毕业后,敏哥家七兄弟姐妹为了各自的事业,纷纷奔赴异乡,离去的脚迹遥远到没有尽头,散居的身影延伸没有边际。若年后的今天,跨省散居的距离没有缩小,也不可能缩小,因为各自扎根在异乡城市的板图上都有了自已的房屋。造价昂贵的房产,成了人们再次迁移的桎梏。高铁,可以缩小南北两地人的生活圈;物流,可以让生活之需的物品畅通无阻地远行,但却不能让无法打包的房屋随人一同旅行。

敏哥兄弟姐妹七人,没能生活同一个城市,但父辈们温馨和谐的氛围,有了全新内容上的沿袭。长辈们相继去逝后,敏哥家兄弟姐妹就是这个大家庭中最亲的人。哥妹小孩结婚都是全员赴宴,汇聚目的地,尽管分布的地域之广,起脚的行程之远,都不能成为他们涉外贺喜的“绊脚石”。

弟媳:“把时间和身份证发过来,我帮你们网上订票。”

侄女:“我这边可以买上。”

堂姐:“我买不了。”

侄子:“对,没有通过验证的买不了。”

外甥:“有的需要验证,不需要验证的原因,是在2014年之前在12306买过票的可以免验证的。”

堂妹:“在12306注册后可以买吗?”

侄媳:“我试试看在淘宝买,要不要验证?”

侄子:“阿里必须绑定12306,所以没法弄了。”

姐夫:“明天开车去南站买吧,反正去南站也很近的,不过在柜台买的话需身份证原件。”

弟媳:“要去验证了才能在网上买,也可以拿着身份证直接到窗口上买。”

弟弟:“在12306手机端APP注册了就不用跑去站台验证了,必须实名登记真实手机号码验证就可登入铁路局资料库了。”

弟媳:“今天验证可以了,不用去车站验证了,票都买好了。”

姐夫:“没看微信,吃完早餐,就坐公交车去南站那边验证了。”

……

二十天前,敏哥家微信群里,热闹喧哗,围绕着车票筹备的消息,汇成一条悠长的彩带,汪洋恣势地飘泊在微信河床上,源远流长。

从截图上看见了,刚刚在12306购买了七张前贵阳的高铁票。那种团购的氛围,虹桥却不能参与,那种集体出行的机会,他却只能“隔岸观火”。如果没来B城,此次之行,也能一同感受集体出行的魅力、热闹与温馨。

虹桥完全可以叫他们代购出行之票,但思虑再三,最终还是没有叫他们完成这一出行壮举。

虹桥的旅游、出行的购票之选,时常羁绊在传统的购票路线上,总喜欢将一双固执的脚印朝向车站延伸。貌似,唯有走着这种购票的路线,才是无惊无险的,才是脚踏实地可靠的。

钟情并习惯于那种老道的购票方式,在虹桥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惨遭严肃的挑战与考验。

距B城市内区六十公里远的某地,无论是交通工具,还是火车票代售点,较之于发达城市的方便之比,失望的眼神,可谓是黑了一圈又一圈。

BL市不通地铁,公交车出奇的少,仅有的几辆车不走高速,只走省道,路上车多,行程缓慢,出行效率低。五六十公里的路,缓行其上,一路摇曳,满程晃悠,时停时续,车程耗时至少要二个小时以上,面对出行不便的交通问题,当地“用户”纷纷自备当代交通工具,用实力与能力去清扫自家门前“雪”。如今,浩浩荡荡的购车大军,促成了成都轿车拥有量据高不下,全国轿车数量排名第二,仅次于北京。

新的单位上班,没有双休,没有加班,有限的时间内,异常珍贵,不能拿出太多时间掷至在无谓的路上。

可以请假,又不便请假,不是担心扣工资。而是考虑公司经营理念,一直主张全勤出力,一个萝卜一个坑,在企业追求利润留最大化的今天,没有机动的人员用之于替补。

七月二十日那天,是虹桥第一次在网上购票。一次脱胎换骨的尝试,一次前所未有的突破,搜索城市,选择时间,填写个人信息等资料,在时间栏内点入,结果弹出一组不懂而又无所适从的数字:抢第一天,抢第二天,抢第三天……再来几次,都是那样,后来,虹桥绕过去,直接进入提交界面,无线网络好卡,虹桥切换数据网络,好不容易进入下个环节,提示微信支付时,发现要购的硬卧变成了硬座,虹桥想取消,但又找不到取消选项,怎么办,18个小时的行程,坐着去有点难受,如不支付,等下抢不到车票又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将就着,微信支付了钱后,弹出购票成功信息。

出于分享购票成功的喜悦与激动,虹桥将购之票截图到微信群里。此刻,他内心美滋滋的,心里甜丝丝的,那朵嘚瑟、惬意的花朵,绽放得无比鲜艳夺,无比美丽。

“硬座要几个小时呀,不行就退了票再重新买啊。”网名陶看见信息后,对她父亲虹桥关切地询问之。

虹桥:“18个小时,我选的是卧铺,是不是没有了,才出现硬座,上车再看看能否换张卧铺票了。”虹桥对女儿解释。

陶:“这么久啊!你干嘛不选其它的票啊?退了票买机票吧,我帮您订。”

虹桥:“算了,如有必要,上车再换票。”

陶“这么久,硬座十八个小时。”

虹桥:“没事,上车再说。”

陶:“座这么久怎么吃的消,又不是小年轻。”

虹桥:“没事的。”

陶:“您订的票,是从哪里始发的?”

虹桥:“你不要再订了.我懒得去麻烦,就一个晚上没事的。”

陶:“上车补票好麻烦,关键是不一定补的到,您把票退了,我现在订往返机票,您自已带身份证去取票。”

虹桥:“没问题的,不要去订了,退也麻烦,退票还影响网上抢票的信誉度。”

陶:“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再说,有影响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订票渠道这么多,只要想买票什么途径都有。”

虹桥:“`我又不赶时间,去年春节回家座车,也是十多个小时。”

“打算几号返程啊,该花的花,该省的省,”陶查询了飞机航班:起程,成都7.25―贵阳8.40。返程,贵阳14,55―成都16.10,并将查询结果,用手机截图出来,她对虹桥说:“我觉得这个时间段比较好,你看看时间这样订可以吗?”

虹桥:“说了不要订,没事的,十来个小时没问题的。”

陶:“我觉得一趟18小时,来回要那么久,比较辛苦。”

虹桥:“不会的,我座车没问题。”

陶:“我们现在这个年龄这样座火车都觉得很累,更不要说是你了。”

虹桥:“不会的,回来我另想办法。”

陶:“我还是觉得不要选择这个方式出行,我一直以为您那边离贵阳很近。”

虹桥:“就这一趟。”

陶:“就这一趟你还不坐飞机出行。”

北京治癫痫病专业医院是那家
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癫痫病表现症状有哪些方面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