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正文

【碧海小说】那人那山那路(一)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人那山那路

凡是经过部队这座熔炉铸造过的人,没有哪位不为自己曾经拥有军旅生涯而骄傲与自豪的,无论融入到那里,都是一块响当当的好钢。

我的战友李清泉就是这样一块好钢!

七十年代末期,部队往往都是从基层连队选拔优秀士兵进入军校学习、培养。那时我和李清泉分别担任连队的通讯员和文书近一年后,又刚刚到一排任一、二班班长。当初计划我们二人到团教导队培训,可就在这时,上级通知我们连选一名士兵上徐州军校学习,范围已锁定在我和李清泉二人身上。能上军校无疑是件天大的喜事,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我和李清泉谁能胜券在握,在没有结论之前,还都是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那种喜忧参半的心绪,还着实让人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我不敢想象没被选中的一位,怎样面对这一残酷的现实。

我偷偷观察过李清泉,他还是照常学习、训练、施工,他这种处乱不惊的心态是我无法企及的,这种修炼也非一日之功。

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连里经多方考虑,最终还是决定李清泉去上军校,我和李清泉是同班同学又是多年的好朋友,李清泉中选是当之无愧的,可我的心竟失落得像丢了魂似的。

第二天,李清泉本不该继续去施工现场,他可以准备一下,下周一就要启程了,可他非说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到时背包一打,走人就行。于是照常带领全班战士出现在施工现场上。那时正值中越自卫反击战刚刚打响,我们后勤部队要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我们班忙于在施工现场架装脚手架,李清泉他们班在下面协助我们班的工作。接近中午,突然一阵坦克般轰鸣和震动,传导到我们施工的地面上,在震动摇晃中,我在脚手架上突然失去重心,身子如一袋沙包一样坠了下去,我当时只是下意识地高叫了一声,大脑一片空白,被强气流鼓起的工作服后背刮在突起的架杆头上,只听嘶的一声,身子只是顿了一下,又坠了下去……

当我从惊恐中换过神时,我已坐在李清泉的怀里,只见李清泉脸色煞白,一副痛苦的表情,使他英俊的面孔,扭曲得吓人。战士们忙围拢过来喊叫……

刚才是地震了,足有四五级地震!

我背起李清泉,在战友的协助下跑到连部,连长和指导员听说情况后,马上派小车把李清泉送往医院。

经X光片显示,李清泉左胫骨中间段粉碎性骨折,需要手术治疗。

李清泉因此不能去军校学习了,接到连队通知,我便接替李清泉去了军校。

临走前,我去看望李清泉时,他仍在重症监护室,因刚刚做完手术,他还没有清醒过来,我只好无言告别我的救命恩人。

我上军校学习的专业是建筑设计和工程预算,和我想象中的科研、指挥相差甚远。由于我从小就和李清泉在泥土中长大,一心要脱离穷山沟的想法使我对砖瓦沙石无一点兴趣,。只是应付课程而已。这期间我接到李清泉的来信,信中告诉我他的腿已基本恢复正常,只是走路稍微有点踮脚,评八级伤残,连理给他请功,它不但是学雷锋标兵,还荣立三等功一次!不久,他又来信告诉我部队正在精简整编,原来三个连现在已缩编成一个连队,新上任的指导员非让李清泉重新担任文书一职。

最后接到李清泉的一封信时他是这样写的:

赵刚老弟:

见字如面,当你接到我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在返乡的路上,或回到了家乡。由于百万大裁军,我们团已整建制撤编,政委在动员大会上挥泪和战友们告别……

看到这里,我无法控制自己,泪水簌簌而下。时运、命运,我不知李清泉错在哪里……

我从军校毕业后,由于原部队不复存在,,我被分到军区野战基层连队任副职。我一个后勤兵,加上三年军校学习生活,初到野战基层连队,紧张艰苦的环境使我无法适应。我探亲时,亲戚给我在市里介绍了一个对象,她是食品公司的会计,,无论长相、工作都还符合我的择偶的标准,一个月的假期我们谈得很投机。

我见到李清泉时,他当时已被推选为我们龙泉村的村主任,听说李清泉是临危受命,

西山有上千亩的荒山要拍卖给村民们,可两年都没有进行下去。镇里多半是让李清泉来主持村里的工作,希望能有新的进展。李清泉不是神人,并不是因为他当村主任就能改变人们的想法和观念。村民认为一无钱来买,二看不到有任何价值,是个无底洞,有多少钱投进去你连一个响都听不到。李清泉没有开会,也没做任何的动员,他变卖了老父亲为他留下的唯一娶媳妇用的三间瓦房,买了靠最北侧一段不毛之地,也就是林少石头多的北石山,特别是最北头五百多米长的石头山,寸草不生。

不知李清泉是怎样一种心态,其他几位村委会成员见村主任的举动后,也纷纷把南面几段买了下来,开始植树造林。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可是却苦了李清泉,因为他现如今连个住处也没有了,村民们帮助村主任在山脚下泉眼旁边用土坯压了一个小草房,父子俩算是有了个遮风挡雨的住处了。

有些人说李清泉太傻。这个问题我回部队一直在思考着,李清泉可以有一百个理由不去那样做,正如那次上军校前,他可以不去站最后一班岗,他可以不冒灭顶之灾去救别人,放在我身上也许我更本不会那样做,可李清泉他一定会这么做,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我为退路基本上有了一个安排,加上艰苦紧张的野战训练,部队连续精简整编,我转业报告打上去后,很快被批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火速结婚。也只有随妻的理由,方能安排到市里工作。我提议旅行结婚,一来是带爱人到南方玩玩,二来也是会会战友,一举两得。我们从东北老家进北京、去上海、经重庆、下舟山、返大连。回来后,妻子就给我的下了结论,说我最适合搞采购这行,他们食品公司正缺少这样的人才。我说拉倒吧,论专业,我是学建筑设计和工程概算的,我可以胜任建筑工程师的职务或者是保卫工作,这采购工作对于我来说可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行当。妻子说,这你就不懂了,我虽是干财会这一行,但我对公司的业务烂熟于心。采购讲究人脉,这次南方旅游,每到一处我都仔细观察,如河北的蛋禽,四川的肉类,舟山、大连的水产品,你都有战友的人脉关系,而且你们都是多年战友兄弟情义,具备这一点,你已经有了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看你的努力程度。

我还真看不出来眼前这么个瘦小的女子,竟然如此细致有心计,这点我倒没有意识到,经她这么一提,我倒觉得爱人说的有些道理,更何况现在军转办没有更好的去处,若安排到食品囗工作该算是个不错的归宿吧。

就这样,爱人引见我和公司的一把手王经理见了面。爱人前后加以描述,最后王经理同意试用我三个月。看看我是否是这块料,三个月后如能胜任,便正式调入公司班,任采购员。

我告别新婚不久的爱人,奔赴南方,小心谨慎工作着。南方人贼精八怪,尽管有战友们牵线搭桥,我也从不放松警惕,一定要严把质量关,不把最后一车货装进火车冷藏箱内,我是不会离开现场的。

听家里及馈回来的信息,我所采购的水产品、肉类因质量好,价格又合理,往往货到公司站台上还没来的及入库,就被外市县客户们抢购一空。

三个月后,我从南方回到公司,王经理携全公司班子成员在双龙酒店为我接风洗尘。王经理告诉我有关我工作关系、档案材料由局人事科张科长为我已办好。我从现在起算是公司的一名正式采购人员。看得出王经理很满意。这一次由于时间太紧,我没抽出空去看李清泉。我又回到南方去了。我在南方奔波于四川和浙江等地,为公司日夜采购副食品。很快我在这一行业中小有名气。年底结算时,我为公司创造200多万的利润。年终表彰大会上,王经理在会上宣布,任命我为公司采购科科长,同时奖励奖金一万元。

八十年代中期,一斤猪肉八角钱左右,一斤猪排骨才六角钱,烧鸡五元钱一只,馒头五分一个。那时一万元是什么概念?能拥有万元巨款被称为万元户,而这一万元几乎能购买一像样的三间平房。我和爱人说,把这一万元送给李清泉吧,为他购买两台四轮拖拉机。这是他目前最需要的运输工具。我不止一次和爱人谈到李清泉的救命之恩,成全了我上军校。当我把想法告诉爱人后,她毫不犹豫告诉我应该尽快办理好此事,于是我亲自到农机站选购两台四轮拖拉机,也算是我送给老战友的一份大礼。

李清泉农闲时,带领村民们开山采石,所有的一切几乎是原始的手工操作才开采碎石。因为李清泉偶尔一次在市郊道桥工地上,观察到铺路工程所用的碎石十分紧俏,他和几位好友用手捶加工近半牛车碎石料,送到了工地上,施工方经过查看后,认为碎石料材质坚硬,如能按此标准,在同等价格上,有多少要多少。就这样,李清泉发动全村男女老少,只要是闲人,都可以到西山采碎石,按每立方计件付给工钱。手工碎石费力效率低,运输要翻越村后那座横贯东西的山脉,因坡陡道路弯曲,一般车辆无法通行,只有小四轮拖拉机和牛车方可行走。尽管如此艰难,一个月下来,除去李清泉提取一部分费用利润后,每人还可以收入千元以上。在当时可算是个很高的收入了,一个局长每月不过三百元的收入。

我把两台四轮拖拉机交给李清泉后,这位被我当年冲撞成粉碎性骨折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的男子汉,竟然激动的流下了泪水,说不出一句感激的话来。

那天在李清泉的小草屋内,我们一起吃了顿饭。李清泉又把他的想法给我表述一番。碎石的市场前景非常乐观。因为市内不断在扩建,道路、桥梁、预制构件,和不久就要扩建的机场都大量的需要碎石。但要想扩大生产,势必要增加碎石机设备、电力架设和增容,道路的修建等一系列问题,以及经营此项业务的有关国土资源的审批,经营许可,这一切都需要钱。我告诉李清泉,我可以帮他跑跑国土资源,以及营业执照,税务登记。具备这些条件,碎石场方可作为抵押物,到信用社贷款。

我利用这段不忙的空闲,帮助李清泉把各项手续跑一跑。国土资源方面的手续交给我爱人办理,他哥哥是搞房地产开发的,经常和土地打交道。工商、税务让我爱人找她的同事帮忙。

这一切基本落实差不多以后,我到镇里信用社了解一下贷款事宜,竟然意外遇上高中时的同班女同学林兰。我们毕业那年正赶上恢复高考,我和李清泉在二十几天里不分昼夜复习三门功课,语文、数学、政治。

初考是要先考这三门的。二十天下来后,我和李清泉熬得两眼通红。我们是应届毕业生,不可报考中师之类学校,只能报各大专院校。结果无一不名落孙山。后来我和李清泉当兵走人,算一算到现在已经十年的光阴。都说女大十八变,林兰现在已二十七八的年龄,我如何也想象不出眼前这举止端庄,温文尔雅的成熟职业女性能和高中毕业时那个娇小漂亮的林兰联想到一起。可林兰用一种正式的目光上下打量我半天,倒让我很不适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有何不雅之处。当他十分肯定喊出赵刚两字时,我更是一头雾水。最后还是林兰自报家门,我才从她的面容中多少还能寻找出当年林兰的点滴相貌来。

老同学相见,自然十分亲热。她把我让到她的办公室,我才得知,林兰就是信贷股的股长。言谈中,得知林兰还是单身。上高中时,林兰就暗恋李清泉,只不过我们那个年代和现在不同,特别是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只能是意领,不可有半点举动,否则会被同学所不齿。

当林兰得知李清泉的情况后,十分兴奋,那种溢于言表的心情,可以看出她对李清泉的爱慕之情,同时也看出已到已婚年龄的人再也不像学生时代的少女,羞涩与含蓄。谈及李清泉的贷款时,林兰说乡镇企业倒是大力扶持的对象,有关贷款额度要看企业的资产评估与前景,最高上限不能超过二十万。临近中午,林兰非要尽地主之谊,请我吃个便饭。我说等把李清泉找到一起,我请大家。林兰说那是两码事,我实在推迟不过,只好随意。

我抽空跑到山上,把最近的进展情况向李清泉汇报。可是当我提起林兰来,特别是撮合他们二人的婚姻时,他却显得很消沉。最后他说自己一条八级残胚,那是对林兰的不公。这事我还专程当着林兰的面解释过,林兰根本就无所谓,她非但不介意,说嫁给这样一个人才有安全感。林兰的想法我也转达给李清泉,可李清泉却怎么也不同意,闹得我见到林兰后有意避开此话题,我想林兰也多少猜出其中的几分缘由。

春节过后,我又到南方长期蹲点。这一年工作可算是我到地方后头一次的黄金鼎盛时期,年末我们业务科为公司创下200多万的利润,我这个科长立头功。公司分给我一套两室一厅的暖气楼。我又从科长提升为主抓采购业务的副经理。上班有公司专车接送,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纸,工作很舒心,一切业务往来都在我的掌控中。

可是市场经济就是这样,一切都在变化中生存。有的业务员总认为是老客户,不会弄虚作假,有的人在监督装货时,被请去休闲娱乐,结果一车皮60吨的猪排骨,每一件只有下两层是排骨,中间夹杂的是猪脊骨,结果是排骨进价,脊骨卖出。找对方理论,人家根本不认账,公司损失惨重。从四川进的一车皮60吨的冷冻牛肉发往俄罗斯边贸,一个月也未找到收货人,结果是血本无归。我和王经理无不惊骇,更为难以置信的是一些个体大户进的货逐渐比我们公司进的货质量高,销售的好。于是我和王经理亲自出马,到南方去。在舟山,原来的老主户们被个体老板们抢了去。为了抢到好货,个体老板们纷纷拿出好处费送给供货方。而我们公司是国营单位,每项用款是要经过层层审批,帐目外的款项是无法通过审计这一关的。王经理亲眼见到的事实,也无奈的叹息着,为了公家的事我们违规犯法不值啊!所以我们眼见好货弄不到手,公司只有靠出租冷藏库来维持运转。

癫痫病的常用药物价格贵吗
治疗癫痫病什么办法好
河北省到哪看癫痫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