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荨麻疹怀孕 >> 正文

【笔尖】类似爱情(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我要私奔了!

小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动态,即后便开始着手准备行囊,完全不顾及这条微博下面评论堵塞,水泄不通。私奔嘛,好容易下定的决心,就要排除万难,就要义无反顾,不能让舆论左右了自己的想法。

沈涛打电话来问:“这是要和谁私奔啊?老公不要了啊?家不要了啊?”

小烟说:“要你管?!你凭什么管?!”语气里满是孩子似的堵气。

沈涛在那边笑得半死不活。拿她没办法,光长岁数,不长脾性。沈涛觉得小烟的任性也只有他能受得了。

“那等你到了,第一时间打电话。”沈涛叮嘱小烟。依小烟的性格,沈涛知道这句话完全有必要说,不然这妞儿也许路过哪个地方,一上眼,你拖都拖不回来。

“那我不私奔了!”小烟嘟着嘴:“你能不自作聪明吗?搞得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小烟觉得自己在沈涛面前像个透明人,他很容易就猜到自己的想法。

“好好好,我不知道,我本来就不知道嘛。我是说,你不管到哪了,给我报个平安,这行了吧?”

“一边儿呆着去!”

“这就走,您老人家自己保重哈!”

沈涛再接到电话时,只有简明扼要的两个字儿:“到了!”

“呃……到就到吧。祝你愉快!”沈涛口气淡淡地说。不是不要我管嘛,我索性就装疯卖傻,看到底谁急!

“那您忙着吧!”沈涛明显从小烟这句话里嗅到了失落的气息,可那边却并不撂电话。

沈涛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家伙简直是个小祖宗。“说个具体位置。要么不出现,要么一出现就像个怨妇似的。”

“你才像怨妇呢!”话一出口,小烟自己都呆住了。这是撒娇么?好像那瓢浆糊一样的脑袋里平时也没有这般概念。三十年来,小烟不记得自己跟谁用这种语气说过话,以至于她常常觉得自己是百炼钢,绝非绕指柔。

“好好,我像,我像。那您赐个位置呗?”

“不知道。刚下车,坐在水泥台阶上。”

靠,服了。自己在什么位置,自己永远搞不清楚,估计再问下去又能发来百度地图了。沈涛瞬间佩服起自己了,长此以往,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够弄出个类似什么斯巴达赫猜想来。得了,走吧,肯定是在汽车站了!

不出沈涛所料,他看到小烟的时候,小烟上着白色吊带衫,下身一条牛仔热裤,正背对着沈涛坐在车站外的水泥崖子上,蜷曲在膝盖上的背影像极了正在安睡的猫咪,身边还放着个米色的行李箱。可沈涛知道,这只猫咪绝对是表里不一,不定哪时就会爆发狂风骤雨般的小脾气。沈涛老远就下了车,玩味着她的神态,慢慢走到她跟前。

“请问这位小姐,您是在等人吗?”沈涛故意把女士说成小姐,等着小烟伶牙俐齿的反驳。他了解小烟,她是那种典型的只许州官说放火,不许百姓瞎点灯的人,有些话,她只允许自己说,别人说了,就是触犯禁忌。比如,小姐一词就是例子。她称呼自己为潘小姐,发神经的时候干脆就自称小潘同学,和网络上潘金莲的称呼同步,但却不准别人这么叫。

小烟听到声音,缓缓回过头来。出乎沈涛意料,她非但没反驳,而且还是一幅桃花带雨梨花含恨、惹人怜爱的小模样儿,一双大眼睛和照片上一样亮闪闪水汪汪的,尤其是那对深褐色的潜藏着调皮和诱惑的珍珠,镶嵌在眸子里,使得眉目生情。沈涛立刻伸手拽她:“咱不说好了不带这样的吗?不准哭!”他心里有些疼,这傻瓜真是傻得又可气又可爱,自从认识她开始,有事儿没事儿净掉眼泪,搞得沈涛多次想过要学游泳,要不万一哪天水漫金山,怕没法自救。

小烟倒可乖巧,她站起身,低头“嗯”一声,便没了动静。沈涛附身看她,笑着打趣:“又抹鼻子了?要不要看小狗了?我可是特地回家把它带来了,就在车上。”

“要,要要!”只一瞬,小烟又破涕为笑,顺势拽着沈涛一只胳膊就走。沈涛只得一手挎着她,一手拖着她的行囊,心里哭笑不得。这任性劲儿,就跟个孩子差不多。小烟可不管沈涛怎么想,她的沈涛就是有种神奇的力量,只要他在,冰天雪地也有鲜花盛开。

『二』

小狗名字叫小豆豆,毛发蜷曲浓密,浑身雪白,小烟在沈涛的博客上看过它的照片,小豆豆蜷缩在沈涛脚下的模样真可爱,像个撒娇的孩子。像……沈涛的孩子。可是,沈涛并没孩子,这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当了十几年兵,在一次事故中,延误了治疗时机,错过了自己的孩子。那次小烟无意问起他关于孩子的事,沈涛像往常一样幽默的讲述了这么一个伤感的故事,轻描淡写的叙述让小烟心痛不已,小烟流着泪当即就决定守护这个男人一辈子,哪怕只是做他的孩子,像小豆豆一样陪在他身边也好。她就是那个时候起羡慕起小豆豆,喜欢上小豆豆的,而在这之前,小烟从不喜欢任何浑身长满绒毛的小动物。

看到小豆豆那一瞬间,小烟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抱起小豆豆,用自己的脑袋蹭着小豆豆的脑袋,心里不断地交待它:你乖,你要好好陪着他,让他每天都要快乐!越是交待,眼泪越多。沈涛握着方向盘,间或看小烟一眼,心里五味杂陈。沈涛曾形容小烟是林黛玉投胎转世,小烟不置可否,这个男人永远不清楚自己对他有多心疼。

小豆豆和小烟自来熟,就像小烟和沈涛两个的关系一样自然熨帖。这是他们认识一年来第一次见面,可谁也不觉得尴尬,仿佛一起生活了半辈子的夫妻。夫妻,呵!这个词在小烟心里荡过去时掠走了她心里的空气,让她一阵窒息。小烟多嫉妒那个她口口声声称为“嫂子”的女人啊!究竟要几千年的修行,才能和沈涛相知相守、同床共枕?小烟常常被这种想法撕咬得体无完肤。

小烟和沈涛最初在网上相识,沈涛就和她约定:互相遥望,彼此开心。小烟满心酸楚地跟沈涛保证自己绝不会莫名给自己找难过,就算一不小心沦陷到覆水难收的地步,小烟也会假装得风轻云淡的。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无论小烟怎样克制自己,情感的火苗还是忘我地燃起来了。小烟觉得,自己苦守的是一片摄人心魄的罂粟,如此着迷,又让她望而却步。

小烟曾经问过沈涛,如果有机会,你见不见我?沈涛踌躇良久,然后告诉小烟:相见不如怀念。一句话,无异于将小烟裹进了千年寒冰。小烟很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就如沈涛自己说的,咱们这不算是网恋,最多算是个彼此的心灵寄托。她笑。什么叫心灵寄托?我潘小烟这辈子有几颗心可以寄托?可她什么都没说。小烟就是这样一个守口如瓶的女人,任何事只要不成功,谁也休想从她嘴里打探出一分一毫来。包括沈涛。

『三』

两人一路沉默。沈涛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以他对小烟的了解,他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违反约定来见他。而他,又撬不开她的嘴。小烟更加不说话,她的心事比海深,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引发深埋在心底的那场海啸。

沈涛带小烟来到旅店,给她定了房间。这旅店的主人强子是沈涛的战友,那种同穿一条裤子的死铁。当年的实弹演习,这家伙还是新兵,因操作不当拉响了一颗手雷而不自知,沈涛是他的班长,当机立断迅速冲上去抢过手雷撇了出去才没有酿成大祸。从那时候,沈涛就成了强子的恩人加偶像,追随至今。

小烟敏感地捕捉到强子目光里一闪而逝的惊讶,可强子很快就把它自主消化了,他只说了一句:随便住。小烟读得懂,强子是绝对不会出卖沈涛的,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他只是有些讶异沈涛这样刚直的秉性怎么会有小烟的出现。

小烟又何尝料的到呢!当初去网站卖弄风骚,原就不是小烟的本意,只因一个朋友的调侃,那人说当今网站上的小说质量参差不齐,像小烟这样的文笔简直就是天降奇兵,你不写文章就像蚌壳里含着的珍珠,你自己不展露,谁能看得见呢?小烟的脑神经像被酒精浸染过的麻线,极其易燃,那边刚一冒火星儿,小烟这边就能熊熊燃烧,但火情具体能持续多久,就得视她的心情而定了。

小烟果断地以“小怪物”之名注册了网站,像条泥鳅一样悠游在藏龙卧虎的网站里,不久,她谙熟了一些网站细则,顺风顺水地发表了几篇试水文字,竟然被网站冠以精品文字的肯定。小烟深知自己这瓢文化水儿太浅了,便在网站边写文边学习。小烟后来搁浅的这片海滩就是沈涛的文集,她从小就不是个学习态度端正的学生,上正课的时候总爱看课外书,以致于落下个走马观花的毛病。可这回她挪不动步了,直盯着电脑屏幕目不转睛,口水直流。嚯,这家伙还是个业余作家呢,“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说的就是他这号人物吧?!小烟一头扎进去了,直到困得牙签儿也挑不开眼皮了,才恋恋不舍地收藏好网址,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从此后,小烟不定时登录网站,对着沈涛的文集潜心修炼。

沈涛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那天正巧,沈涛忙完工作偶然进了作者群,就见一年轻女作者正跟人牛毛满天地吹嘘,说某作品怎样怎样精彩绝伦怎样怎样催人泪下。自古文人相轻,自然有人挺身而出,质疑她的说法。闲着也闲着,沈涛兴致勃勃地静观其变。女作者到底年轻气盛,情急之下就抛出了文章链接,想用事实说话。沈涛的好奇心被这场好戏挑逗到了极点,他也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堪比文曲星下凡?点开之后,沈涛捶着桌子大乐:我勒个去,这不正是本尊我的么!没想到我沈涛吊儿郎当混迹网站好多年,还有如此痴迷的骨灰粉儿呢!

沈涛当即私下给这虎妞儿端上一杯咖啡,以示友好。妞儿好久才回过神儿来,一对照作者的名字才知道自己撞上真神了,好不羞涩地问老师好。沈涛强忍着笑说:“别太客气哈,叫老师不如叫大叔。刚才你那番精彩演说,大叔心领了,但你可得悠着点儿哈,别把我吹得找不到家了。”

小烟是个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主儿,她自己常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连虎都没见过,我怕个啥!”她没想到沈涛这么平易近人,一点儿作家的架子都没有。小烟立刻趁机表达了自己的敬仰:“老师老师,您的文章我拜读了好多。高端大气上档次呢!”

沈涛大笑:“哈哈,别啊,我可不禁夸哈。刚才在群里见你为了维护我而舌战群雄,我都笑得拍桌子了。”

小烟假装低眉顺眼儿,偷笑着:“那我对不起您的桌子了。不过,您写的就是好嘛!尤其是写亲情的文字,赚了我不少眼泪呢。反正就是,独一无二,天下无双!”

沈涛觉着这小妮子蛮有意思,简直就是上天专门派来搞笑的,也配合着她说:“好吧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地!哈哈……”

就这样,小烟和沈涛的关系如火如荼地亲密了起来,两人不知不觉互相依恋,聊起文字来惺惺相惜,相见恨晚;聊起情感来,似乎也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四』

小烟无法定义她和沈涛之间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吗?我不会是爱上这个男人了吧?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小烟对自己狠狠地摇了摇头,多么无耻啊!可小烟又控制不了自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想念,看见沈涛文章下面成片的粉丝留评,心里的酸楚就泛滥成灾。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和他这么亲密无间呢?

小烟是双重性格的女人,难过的时候能让忧伤逆流成河,极其隐忍又极其自虐。另一种时候却是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是个标准的乐天行动派。终于某一天,这两种性格拧到了一起,撕扯不休。某个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心跳的时刻,小烟捂着胸口试探着对沈涛说:“老师,我惦记你好多天了。”她敏感地感应到沈涛在屏幕那边愣怔了一下。

良久,沈涛打出一行他惯用的嘻哈风文字来:哈哈,我说这几天我总打喷嚏呢!原来是你害我的哈!

小烟心里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她自嘲地呵呵一笑说:“我知道,你懂的。”

沈涛沉吟不语,他没想好该怎么和小烟解释,他忽然感到自己的懦弱,双肩软软的想要下垂。小烟苦笑,指尖飞快地敲过去一行字:嘿嘿,逗你的感觉就是开心!她给自己找的这个台阶当真不是很高明,可是,毕竟缓冲了被拒的尴尬呀!小烟觉得自己真的疯了,她有老公,有家庭,有自己的生活,她和沈涛除了在网上可以有交集,现实当中天各一方,而她此刻却似乎想和他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柏拉图之恋。不是的不是的,一定是自己搞错了,这种类似爱情的依赖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就像小时候喜欢一个娃娃,就想每天都抱着它是一样的。只是习惯了在一起,只是习惯了。小烟对自己说。

车尔尼雪夫斯基有句话:爱情的意义在于帮助对方提高,同时也提高自己。小烟日复一日地深切感受到自己笔下的文字趋于成熟,饱满;而且写文的热情越来越高涨。这一切都要感谢沈涛,如果不是沈涛的存在,小烟的灵感不会浪里飞花一样地跳跃。一时间,小烟像个快乐的精灵飞舞在文字之间,用最曼妙的身姿书写了一个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可小烟依然难以置信,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难道上天如此垂怜我?

小烟不知道沈涛怎么想,当她有意无意给沈涛讲起一个道听途说的网恋故事时,沈涛说,这样的悲剧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不是网恋。小烟听了挺难过,这说明沈涛对她和别人是一视同仁。难过之后,小烟也不再纠结见与不见了,更顾不上廉耻了,她顺从自己因沈涛而变得柔情似水的心,和沈涛“遥遥相望”,把握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感。除了快乐和幸福,潘小烟此刻什么也不想要了,于是她给沈涛写了首潘氏歪诗:

成都癫痫病医院排行
癫痫疾病的预防药物
合肥癫痫病治疗专家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