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乔布斯作文素材 >> 正文

皇者归来 34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皇者归来 34

    第三十四章  当骑士遇见公主 

  “都走了。”希维尔呆呆地坐在原地,一种名为孤独的感知刺激着她的每一个细胞

  “我又该去哪?”希维尔问向自己眼神显得暗淡“我又能去哪?”    

  “嗯!”就在希维尔迷惘时,那悬挂的十字刃轻微抖动了一下“还有你陪着我吗?”  

  希维尔将手放在十字刃上方,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与阿兹尔相见的情景,这把十字刃也是在那时获得的,说来也奇怪,明明当时的一切都是幻境,可这把十字刃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也只有你陪我了。”希维尔轻抚着这把看似平凡的十字刃“虽然你不会说话,虽然你总是那么冰冷,但至少你可以一直陪着我。”  

  说着希维尔站里起来,瞳孔显得坚定,这一刻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一定会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到时候我就不会再成为你的负担,你也不会再离开我了。”  

  语音落下希维尔抬脚向着前方走去,沙漠的尽头是一片充满死气的森林,干枯的藤蔓相互交缠遮住了将去的路,少女原本的青涩在这一刻褪去,直视着眼前,眼前中充满了执着,却也有着稳重,黑色的发丝在微风中有序的起伏。  

  既然不知何去何从,那么就向前走,走着走着你就知道那属于你自己的去处,也许会很久,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最后能到达属于自己的去处,如此就足够了……  

  娇小的身影行走在沙漠中,尽管四周温度变得灼热,尽管双脚走得刺痛,她依旧没有停下,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她来到这干枯的森林,她的身影被树木遮挡,她停立下来,聆听着四周凄厉的哭喊声,拿起腰间的十字刃,深吸一口气,最后的天真在这一刻也随之消失。  

  “从这里开始吧。”十字刃脱离希维尔手心,向着前方密密麻麻走向自己的亡灵生物飞去。  

  ……  

  无人领悟中,黑发男子欣赏着那一枚黑色的王,却不知道因为这枚王无意间改变了棋局的一切。  

  死神、屠夫、鬼手、鬼魅、审判以及裁决,所有人的命运都变得模糊,或者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法估量,这场棋局真的就如男子所说的那样,翻盘了吗?谁又知道呢…… 

  几日后,艾卡西亚边境,一个古朴的房间里,一个老妪缓慢地梳理着少女的长发“小姐今天是你的成人仪式,你应该高兴才对。”   

  “高兴吗?”少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露出苦笑“今天过后,我就要嫁给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男子,叫我如何高兴?”  

  老妪右手一顿,随后长叹一声,继续梳理着少女的长发说道“女人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归宿。” 

  “可是……”少女话语停顿下来,原本要说出的话又咽了回去,摇头继续道“没有可是,一切都是为了家族。” 

  “哎……”老妪又是一声叹息,少女的发丝也已经梳理得差不多了,将手中的桃木梳放放到一旁“虽然他的确是一个能让小姐托付终身的人,但你们终究还是错过了。”  

  “错过了啊。”少女从怀中取出一把平凡的钥匙,看着钥匙末端标注的好吗,少女眼神变得迷离“我唯一的520室友。” 

淮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这个少女正是之前在战争学院与阿兹尔住同一寝室的辛德拉  

  然而就在两人谈话时,房间外面突然喧闹起来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辛德拉起身欲走出房间,却被老妪伸手按住。  

  “我出去看看。”老妪听着外面喧闹的声音,多年累积的经验告诉她,外面多半是有人搅局,这种情况让小姐出去太危险了,还是自己先出去看看。  

  可奇怪的是门外的喧闹声突然停了下来,四周瞬间变得安静,然而这种安静却是最让人觉得可怕的,因为这往往预示着能说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啊~”许久后门外传来一声痛呼  

  “父亲!”辛德拉站里起来,不会错的这声音是父亲“我要过去。”说着辛德拉不顾老妪的阻拦,冲出房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时间倒退到惨叫声发出的前十分钟  

  客厅里,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打量着倒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中年人“原来你一直躲在这里啊。” 

  中年人死死的盯着男子“维克兹,你非要逼死我吗?”  

  没错这紫袍男子就是虚空三大巨头之一,被称为虚空之眼的维克兹,而他身前的中年人则是当初被它拖去虚空的卡萨丁。  

  紫色的触手从维克兹体内延伸出来“我怎么会逼死你呢?我只是带你回去而已,大家都很想你啊。”  

  触手刺向卡萨丁所在的方向,卡萨丁因为伤势太重根本没法躲避,触手毫无悬念地没入卡萨丁体内,虚空的能量不断涌入卡萨丁体内。  

  许久后,当虚空能量完全涌入卡萨丁体内时  

  “啊!”这是卡萨丁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发出的惨叫,叫声完后虚空取代了卡萨丁的身体,以及他的意识。  

  “那么我们该回去了。”维克兹收回能量构成的触手,一道紫色的裂缝出现在他身旁。  

  “父亲!”就在卡萨丁将要跟随维克兹进入裂缝时,辛德拉赶了过来,看着眼前被虚空能量包裹的中年人,她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  

  “咦,女儿吗?”维克兹眼睛微眯,对着卡萨丁命令道“杀了她。”山东有哪些看羊羔疯的医院ht:1.75em;">  

  “……”卡萨丁没有听从维克兹的命令,停立在原地,虚无的瞳孔出现些许挣,试图摆脱侵蚀着自己的虚空能量。  

  “果然,刚刚融合还存在一些不稳定,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由我来吧。”说完三支能量构成的触手出现在维克兹身前,触手尖端相互靠拢,一道紫色的光束从触手尖端射出。  

  看着像自己射来的紫色光束,辛德拉并没有躲闪,而是选择与其硬碰,右手一抬,顷刻间无数暗黑气息的魔法球出现在她身前。  

  “去。”一声令下,黑色的魔法球与光束碰撞在一起,不过遗憾的是她的魔法球并没有如预想那样阻止临近的光束,魔法球与光束犹如豆腐与菜刀一般,轻微对碰了一下便被迅速瓦解。  

荆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哪家好ght:1.75em;">  “叮……”天空中一柄暗红的长剑横插而来,正好挡住了这紫色的光束。  

  “看来我来得还不算太晚。”亚托克斯脚尖轻点在剑柄上,猩红的瞳孔看着维克兹露出些许戏虐。 

  “噢~”发现自己的光束被挡了下来,维克兹显得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你是来救这个女人的?”  

  “女人?你是说……”亚托克斯转身指向辛德拉,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口中的话语突然停了下来。  

  “是……是你……”亚托克斯瞳孔睁大,那段前世的记忆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中。  

  眼前的辛德拉与记忆中的女子一模一样!  

  “我们曾经见过?”不知道为什么辛德拉对眼前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两人在哪里见过。  

  “我……你……”亚托克斯语言变得含糊,看着眼前的辛德拉他竟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右手下意识的前伸试图抚摸辛德拉的侧脸。  

  “不!我不是他,我不是他。”亚托克斯前伸的右手突然收回,身体不断退后,嘴上一直重复着“我不是他!”  

  陌生的记忆不断涌入亚托克斯脑海  

  “亚托克斯我们之间的感情真的能被认同吗?”  

  “亚托克斯神真的都是无情的吗?”  

  “亚托克斯我们有孩子了。” 

  “亚托克斯我可能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最后能见到你真好,亚托克斯。”  

  “原来是真的。”亚托克斯闭上双眼,两行血泪依旧还是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他真的是我。”  

  手中的暗黑长剑不断变幻着,猩红的倒钩重新显露出来,剑身再次化作三菱,那把恶魔赐予骑士的腹蛇,它又回来了。  

  血色的纹路浮现在亚托克斯皮肤表面,纹路相互交织,描绘出一副上古的符印。  

  “奇怪的生物。”维克兹摇了摇头,第一次遇到自己无法分析的生物“走吧,卡萨丁。”  

  说着转身没入虚空,它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卡萨丁,如今目的达成,没必要惹起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卡萨丁看着辛德拉,没有表情,没有话语,只有那双瞳孔轻微在眼中闪烁。  

  “你是要我请你走?”虚空里传来维克兹的声音  

  “……”卡萨丁转身没入虚空,依旧没有任何言语 

  …… 

  诺克萨斯一个平凡的小屋里伯纳姆·达克威尔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拨开浮在表层的几片茶叶“终于苏醒了啊,骑士……”  

遇到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  ……  

  无人领域中,男子拿起身前那柄暗红长剑,漆黑的瞳孔中露出些许兴奋“这局棋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  

  片刻后亚托克斯气息平静下来,骑士因守护公主而存在,我也许不是什么骑士,但你却是我的公主,前世你应我而死,今生我无以偿还,唯有守护你,无论今生,还是下世,只要我残存的记忆没有完全磨灭,那我就永远是你的骑士,永远守护着你,我的公主。  

  “我叫亚托克斯。”亚托克斯右手伸向身前一脸疑惑的辛德拉“是你的骑士。”  

  “我叫辛德拉。”虽然疑惑,但辛德拉还是自我介绍道,毕竟他救了自己,细手轻放在亚托克斯右手上,心中多出一种莫名安心“初次见面。”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