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军第一狙击手 >> 正文

【摆渡·春】紫蝴蝶(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从没见过那么美丽的蝴蝶,像清纯少女穿了一身华美的衣裙。深紫色的腰身,紫得晶莹剔透,两只镶着金边边的翅膀,轻轻地摆动着,便有两道金光在半空中跳动。它一直跟着他的车在飞,他放慢了车速,以便让它能跟得上。他多想多看它几眼,却在拐过凤凰山的弯道时,把它丢失了。杜松林瞪大眼珠四处寻找,却始终没能寻到它的身影。

忽然,好似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往车窗外瞥了一眼,没发现什么,没在意,没多想,也没停车,又加快了车速。他想要早点赶回去,他是借了女友的奥迪车,回家乡林山县给奶奶过九十大寿,第二天一大早就急着往回赶,女友一定会在家里等着他,本来她昨天要是不值班,也会跟他一起回去给奶奶作寿的。不一会儿奥迪车便驶进了东郊凤凰山大学城外,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杜松林嘴里哼着小曲,心情格外舒畅,幸运女神又一次降临,他人生的辉煌之路,又驶上了一个快车道。研究生毕业分配,在激烈竟争中,击败众多竟争者,最终被选中留校任教。这次申报讲师,又在十几名申报者中,脱颖而出,力拔头筹,顺利通过评审,获得了讲师职称,下一步的奋斗目标,就是副教授,教授了。

双手紧握方向盘,嘴里轻轻哼着小曲,眼望着道路两旁一行行翠绿杨柳,雪白的杨絮柳絮,纷纷扬扬飘洒在半空中,似雪花飞飘,似梨花漫舞,杜松林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只美丽的紫蝴蝶,他真想把它带回家,女友也一定会非常喜欢,却在拐过凤凰山弯道时,不见了它的身影,它可能是飞往别处去了,杜松林轻轻叹了一口气。

忽然,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在他耳畔响了起来,这时他听清楚了,好象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他下意识地踩了一脚煞车,车猛一下停了下来,他在回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那时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寻找那只紫蝴蝶身上了,没有特别注意那个奇怪的声音,车径直开了过去。这时他才认真地想,真是女人的尖叫声吗?是他的车,把人撞了?他一点也没有发觉,一点也没有感觉呀!是不是他光顾了寻找那只紫蝴蝶,没有发现有人过路而撞了人?他很快又否定了这种可能。如果是他的车把人撞倒了,一定会有不小的声响啊,应该有撞击声啊,可那确实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啊!他耳畔那个奇怪的声音,好象又放大了起来,不光震动着他的耳膜,也似乎撞击着他的心,他的心激烈地跳动了几下。他似乎看见了一个被撞伤的女人,躺在路边上,在痛苦地呻吟……

杜松林顾不上再往下多想,也不敢再往下多想,掉转车头就往回开。

被撞伤躺在路边的女人,已经昏迷,他掐仁中,又按压了几个穴位,女人还是没有醒过来,他意识到必需马上送医院。

医生说多亏了了他送得及时,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女人还是昏迷不醒,杜松林从女孩手机里找到了她家人的电话 ,女孩的爸妈和哥嫂很快都赶来了。哥哥也很快用手机报了警,警察也很快赶到了。

被撞伤的女人叫李芬芳,是市立中心医院十九岁的女护士,她是去大学城的医科大学成教学院上课回来,路过凤凰山拐弯处的马路时被撞伤的。女人一直昏迷不醒,不能说明当时的情况,杜松林也说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车撞的,那条路又没有摄像头,杜松林证明不了女人不是自己的车撞的。女人的哥嫂坚持认为就是杜松林的车撞的。要求严惩肇事者。司法机关鉴于杜松林能及时把伤者送到医院,没有逃逸,只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然而,一旦被判刑入狱,就等于失去了公职,刚刚评定的讲师职称。也化为乌有了。女友气得指着他的鼻子吼叫着:“你是缺心眼呀还是傻呀?你干么要把那个女人送去医院?你的车已经开走了,你干么又掉头往回开?你不是自找的你是啥!你有病啊!你脑子进水啦!一切都完了!完了!”

女友哭着跑走了。杜松林的眼眶子也潮湿了。可是,他心里一直在说,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我要是不回去,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没命了呀!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可宝贵的呀!倘若我不回去,不去救那个女人,我一辈子都会心里不安的。

李芬芳因为严重脑损伤,一直昏迷不醒,服刑在狱中的杜松林,听说了女人的情况,也一直为女人担悠。在心里为她祈祷,希望她能早日醒过来,恢复健康。恢复正常生活。可是,杜松林不知道的是,直到他服刑一年出狱二个月以后,李芬芳才苏醒了过来。

而这时候杜松林由他的大学同学引荐,已经到了南京一家跨国公司就职,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没几年就坐到了部门副经理的位置,人生的新旅程又掀开了新的一页。可是,那只美丽的紫蝴蝶,却时不时就会在他脑海里浮现,一直不肯离他而去。它那深紫得发光发亮的腰身,它那一双轻轻煽动的翅膀,那镶在翅膀两侧的金边边,就会在半空中跳动,叫他喜欢得不行。就在手机里存放了好几种同样的紫蝴蝶,无论是国内还是到国外出差,他的脑海里时不时就会浮现出那只美丽紫蝴蝶煽动着两只金边边的翅膀,在半空飞动的情景。每天睡觉之前,他也会不经意打开那些蝴蝶图片,看上几眼,心里就觉得很亲切很温馨。

于是,杜松林的日记本的扉页上,工作记事本的扉页上,都会画上一只美丽的紫蝴蝶。他甚至于有时会异想天开地想,他什么时候有机会去北方出差,他一定要去凤凰山看一看,看看那只美丽紫蝴蝶还在不在?还能不能碰上?这时候他会哑然失笑,觉得自己变得跟儿童一样天真可笑,好几年过去了, 怎么还能在凤凰山找到那只紫蝴蝶?

公司每年都要给员工进行一次体检。是一家公立大医院。然而,令杜松林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在今年的例行体检中,他竟然被查出患了白血病,这时候他才回忆起,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发低烧,身体也越来越觉疲劳乏力,他认为自己可能是患了感冒,最近工作又繁忙劳累了一些,没能好好休息,挺一挺,过几天也就好了,却没想到竟然是因为患了白血病。不过医生跟他说,你得的这种白血病,是最轻微的一种,只要能找到和你配型的骨髓,进行骨髓移植,是能够完全治愈的。

也就是说,只有等到了有能与他配型的骨髓,才能把他从病魔手中解救出来,才能把他从死亡的边界线上拉回来,那个能与之配型的骨髓,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一些朋友同事,也四处帮他在各种能存骨髓的医疗机构寻找。杜松林更是日夜都在向上帝祈祷,希望幸运女神能够再一次降临自己头上。

这时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只紫蝴蝶,它煽动着两只镶金边边的翅膀,不停地在他眼前飞动,于是他便对它说,紫蝴蝶呀紫蝴蝶呀,咱们俩是有缘分的,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忘了你。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难题,是关系我生死存亡的难题,你每天都在飞翔,飞过很多地方,见多识广,你也帮我寻找寻找吧。我正在跟死神赛跑,跑不过死神,我就会和这个世界永别了。可我还不到三十岁,人生还没走过一半,前边的路还很漫长,也有无数希望和诱惑,我还要继续奋斗,创造更多的人生辉煌,我怎么能轻易离开这个无比美好的世界呢?

帮帮我吧,亲爱的紫蝴蝶!帮帮我吧,亲爱的上帝!请那位幸运女神再一次出现吧!我会万分万分地感谢她!

这一天,住在医院病房里的杜松林,又站在窗前久久地向外面小花园的一片小树林里眺望,他在寻找会不会有一只紫蝴蝶出现。

忽然听见身后女护士在呼叫他:杜先生,吴医生请你去一下。

杜先生,你真幸运,与你配型的骨髓找到了。是一位志愿捐献者前几天登记到骨髓库的,而且带有样本,看来这位捐献者是一位医务工作者。我们联系了捐献者,她下周就可以飞过来,下周三就可以安排你的手术。不过这位捐献者有一个要求,要求不要披露她的姓名和个人情况。无论是被捐献者还是医院医生,都必需遵守这个约定。替捐献者保守个人信息个人隐私,也是我们的职责和必需遵守的规矩。

手术做得非常成功,遗憾的只是,那位捐献者无论如何也不肯叫医院披露她的姓名和身份和个人情况。所以,杜松林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都被医院和医生谢绝了。他没能得到捐献者任何信息,但还是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找到那位救命的捐献者,至少要当面对她或他说一声谢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么大的恩情,我怎么能就这样不了了之?经过多方面作工作,杜松林终于从同事的老婆,也是在医院工作的一名护士那里得知。给他捐献骨髓的是一位女士,是从东北的哈尔滨乘飞机赶来,给他作移植手术的,作完手术当天就飞回了哈尔滨。

得知了这个消息,杜松林又感动又激动,原来是家乡的人,救了他的一条命……他的眼眶子一下潮湿了,几颗泪水珠,从脸颊上啪嗒一声滴落了下来。他决心要乘休年假的半个月。回一趟哈尔滨,他一定要找到那位救命恩人!

年轻护士李芬芳,昏迷了一年零二个月,终于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病情全愈了,意识和记忆也完全恢复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哥哥告诉她说,那个撞伤她的奥迪车司机,还算有点良心,没有逃逸,幸亏把她及时送到医院,医生说要是再晚一个小时,她就抢救不过来了。所以,司法机关从轻只判了他一年徒刑……

哥,你停一下。 李芬芳急切打断哥哥的话,哥,你说什么?是开奥迪车的司机?

是呀。那个人还是一个大学老师呢。

不对不对不对!李芬芳一连说了三个不对,不对,哥,不是开奥迪车的人,是一辆摩托车。那天我在医大夜大上完课往回走,走到凤凰山下一个拐弯的沙石路时,突然一辆摩托车箭一样急驶过来,猝不及防,我一下就被它撞倒了,撞到路边的草地上,疼得我尖叫了几声,就没有知觉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辆深蓝色的摩托车,骑车的人,穿一身红色运动服,头戴一顶红色头盔,好象是运动员车手。撞了我以后,他一刻也没停,嗖地一下就没影了。那辆摩托,那个骑手,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哥,你们冤枉好人了。那个送我去医院的人,不是肇事者,他是救了我的恩人哪!

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李芬芳心里一直深感不安。错把恩人当成了肇事者,还叫他蹲了一年冤狱,又丢了工作。岂不是恩将仇报,把恩人当成了仇人?她打听到了那个人叫杜松林,是一名大学老师,她到大学里去找,人事处的人告诉她说,杜松林几年前就不在学校了,好象是去了南方的一家大公司,具体情况不详。

李芬芳决心要找到恩人,要当面对他说一声对不起!说一声谢谢!她写了一个寻人启示,发在了许多网站上。一年过去了,二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信息。李芬芳没有恢心,她依然通过可能的各种渠道在寻找。即使寻找一辈子,她也要坚持寻找。

李芬芳在网上看到几个信息,说的是几个患白血病的患者,由于等不到捐献的骨髓,眼睁睁地被死神带走。捐一次骨髓,说不定就能救活一个生命,她毅然向骨髓库报了名,并备送了样本,没想到几个月后,就告知她说,她的骨髓和一名白血病患者正好配上了型。如果她愿意捐献给这位患者,请她下周飞过来,手术安排在周四。

做完了手术,李芬芳心里升起一种满足的荣誉感,她在心里小声说,杜先生,我虽然至今也未能找到你,向你当面说一声对不起。说一声谢谢。 可是我也作了一件挽救人生命的事,心里也稍微得到了一些安慰,我能想见,你当年冒着风险救我,你心里想的一定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宝贵的。是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人的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了。没有了人,没有了人的生命,也就没有了这个活生生的世界。这句话是我医大夜校的一位老教授说的。

临行之前,李芬芳又一次叮嘱医院和医生,她希望他们能遵守承诺,遵守她的意愿,任何时候都不要向被捐献者透露她的任何信息。她希望她依然能过着平常平淡的生活,不希望有任何打扰。医院和医生表示一定会信守承诺,不会对任何人透露她的个人信息。

杜松林没有能从医院和医生那里得到任何捐献者的个人信息,却意外地得知,那位捐献者,竟可能是家乡哈尔滨人,又激动又兴奋,又抱着极大的希望。杜松林决定乘休年假,回家探望双亲和九十六岁高寿的奶奶,去寻找那位救命恩人。安排好了公司里的工作,准备好行装,订好了当天十二点钟的飞机票,杜松林从所住小区东侧门出来,行走二十分钟就能到达地铁站,地铁驶行五十分钟就能到达飞机场,二个小时后就可以登机了,飞行三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哈尔滨的机场了。爸妈退休以后,都搬到哈尔滨居住了,妹妹和妹夫会开车到机场去接他,今天晚上就能到家,就能见到爸妈和奶奶了。

杜松林脚下带着风,穿行两个小胡同,再穿过一个小街就到达地铁站了。忽然,他刚走到小街中间,就看见一个正在过马路的白发苍苍老人,身子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上,杜松林急走几步,来到老人跟前,俯身察看,老人已经昏迷了过去,杜松林想也没多想,拿出手机赶紧打120,急救车二十分后就来到了,他帮助把老人抬上急救车,医护人员以为他是老人的家属,就叫他也跟着上了车。

幸运的是老人送得及时,急诊医生全力抢救,老人终于被从死亡线上抢救了过来,老人身上有一个小牌牌,上面清楚写着老人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联系电话。家属很快就赶到了。杜松林跟医生说他还有急事,就急步离开医院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可却还是没能赶上飞机。

小孩颠病能治疗好吗
邯郸癫痫病研究所
治疗癫痫病都有哪些方法呢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