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贺州市公安局 >> 正文

【海蓝·小说】哭泣的月光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初识月光,还是在小学一年级,学校组织给一位白血病同学募捐,当我们一角钱一角钱的往捐款箱里递时,月光一下子捐了一元钱,引发了一片哗然。七九年,一元钱可以吃好几顿饭。

月光小的时候就不好看,但很爱笑,一如我的性格,我们就在互相大笑中,从扎着根“冲天辫”的小丫头,混到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从初中跃到高中,月光的相貌,仿佛一夜之间引起了世人的关注。几个俗不可耐的臭小子,给班级里长得不漂亮的女孩子排了名次,取名“四大金刚”,月光居众“金刚”之首。

如果只是背后取笑,月光虽然恼怒,也只能故作不知。直到有一天,这些人当面称呼起来,月光瞪起了眼睛:“你们不用笑我,我是不好看,但你们这几头葱,我还真看不上。你们等着,我非要找个全学校最帅的帅哥。”

本来在旁边愤愤不平的我,被月光的豪言壮语惊呆了,眼看着那几个人一付“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哄笑着散去,我只希望月光能够冷静下来。谁知道,月光放学时竟然塞给我一封信:“帮我送给阳光好不好?”

我如同接过了一个烫手的山芋,阳光,是我的表弟,绝对是个十分秀气的小伙子,在班级里,很多漂亮得像一朵花似的女孩子们,都喜欢围着他转。这得天独厚的俊朗,也使得阳光很有些傲气,而今,月光竟然叫我做这件事……看着她略带羞怯的目光,脸上泛起了少女的红晕,我终于拍了拍她的肩:“没问题。”

晚上,我来到姨妈家,趁着单独和阳光在一起的机会,硬着头皮把信递过去。阳光先还得意的笑,可能他对这种信接得太多了。打开看了看,却直接摔在地上:“表姐,你在整我?”

我愕然,一脸无辜的样子。

阳光此时有些生气了:“你看她那样,身材臃肿,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大嘴一咧都快到耳根了,偏偏还特爱笑。这要叫别的同学知道她给我写信,我还能见人吗?”

阳光捡起信要撕,我一把夺过来,面红耳赤的离开了他的家。月光呀月光,在这些男孩子眼里,丑女是不配拥有爱情的。

我记不得当日是怎么含糊月光的,也许语无伦次得没有条理吧,可我却永远也忘不了月光失望的表情,忘不了爱笑的月光眼中的泪花,当然也忘不了阳光嘴角的冷笑。

(二)

但阳光的冷笑却有终结的那一天,姨妈是学校的语文老师,她从学生的家庭简历中,看到了月光的父亲--旅游局局长。她知道这个职位的份量,于是,在姨妈夜以继日、苦口婆心、陈破利害、谆谆善诱下,阳光妥协了。他主动约了月光,对她讲愿意和她交朋友,但提出的附带加条件是不要在学校公开两个人的关系。

虽然我在一边愤怒的使眼色,但月光还是略带忧伤的答应了,从此便开始了偷偷摸摸的恋爱关系。当别的男生女生,成双入对的往校园后面的小树林里钻时,月光和阳光只能像不认识似的,各走各的路。只是当姨妈逼着的时候,阳光才不情愿的来到月光家,开始了两个人单独的交流。

班上的小男生看月光没有实现诺言,嘲笑如故,月光却沉浸在幸福中,再也不去生那份闲气。这时候的阳光也有些可怜,有时候夹在那群无聊的男同学中,听到他们在对各个女生进行“综合评定”,当评到“金刚一号”月光时,阳光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脸上却不敢有丝毫懊恼,甚至还要随着众人干笑几声。

陷入爱河的月光,学习成绩急转直下,一颗心仿佛都系在了阳光身上,阳光想要的书,阳光想要的夹克,月光总要想办法买到,兴冲冲的送给他。

可怜的月光,最终把本是光明正大的爱情,却因为俗世中的嘲讽,怕损毁了阳光那肤浅的男人“尊严”,而搞成了地下工作。

面对月光的痴情,我不知是为她高兴还是悲哀,少女都有梦,不管是靓妹还是无盐。可怜的月光,明明知道阳光的无情,却仍然幻想着用真诚和柔情来温暖他那冷漠的心。而阳光也明显不快乐,他变了,他不敢再和别的女孩子们谈笑风声了,甚至在男同学堆里,也很少见到他的笑容。

姨妈呀姨妈,您为了儿子的“前途”考虑,包办了这对恋人,是否真的能让大家皆大欢喜?这个念头,我只敢想,却永远不敢说。

转眼三年过去了,考学的考学,毕业的毕业,一对对小鸳鸯们抱头痛哭了几场,各奔东西了。也正因为当年的鸳鸯太多,我们这届的文科班也创下了建校以来的最低纪录:两个班只考中的了一个学生。

当我返回校园,准备悬梁刺骨再拼一年的时候,月光和阳光上班了,月光的老爸,给他们安排在了同一个单位,那份工作是很多人作梦都不敢想的。阳光仿佛一步迈入了天堂,和月光的关系也逐渐走入了公开化,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同居了。那段日子,是月光笑得最多的日子,她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挽着阳光的手臂,一起漫步在夕阳的余辉中了。

(三)

再次和月光睡在一个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四年后,我大学毕业了,月光和我说了一整夜。有让我笑的消息,也有让我叹的事情。

阳光终不肯和她结婚,就一直拖着,但月光一直相信他,因为她感觉阳光是爱她的,并且阳光从来没和别的女人亲密过。也正因为有她的信任,阳光老爸退休前的最后一把事,就是给阳光弄进了广播电视大学,阳光坐在家里,就可以有大学本科文凭了。阳光也因此,没费什么气力,就顶替了旅游局一个科长的位置,而被他顶替的那个人,正是当年两个班唯一考中的班长,一个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乡下孩子,也是极少笑月光是“金刚”的男同学。

他被调动工作后,来到了普法办,做了一名普通工人,郁郁不得志,竟然成了精神病。

我看到月光在流泪,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我忍着气,违心的安慰她:“这个社会就这样,适者生存,为这点小事疯了,也是他的心太窄了。”说完这话,我感觉自己像薛宝钗了。

阳光在事业上一帆风顺,月光催了他几次结婚,他都以各种理由婉拒了,退了休的月光老爸,再也无力来管这些事,而姨妈劝说儿子的力度,也变得越来越弱。月光还是很开朗,很爱笑,但我却总能捕捉到她眼角的余哀。

也许是年纪真的不小了,当看到别的同学都已经抱着娃娃上街了,姨妈终于忍不住了,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碟。阳光迫于压力,答应了婚事。月光那几天兴奋得睡不着,一见我就说个没完,我在旁边看着她那开心的样子,真像当年扎着“冲天辫”的小月光。

五一黄金周,过了这个旅游高峰,就是月光的婚期了,我甚至放弃了单位组织的旅游,天天泡在月光的新房里,帮着她布置着房间。

就在那一天,天上飘着细雨,我仍然打着伞,来找月光。月光正在哭泣,好半天才告诉几乎已经急哭了的我:“阳光失踪了,昨天领着一个旅游团进了红松原始森林,再也没看到出来。”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但随即以一种旁观者清的语气,肯定的告诉她:“不可能!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那片原始森林才巴掌大,闭着眼睛也能走出来。”月光被我说得重新树立起了信心,我们一同来到阳光家,安慰了一下正在打吊瓶的姨妈,然后组织人力、车力,一起开始了搜寻阳光的行动。

那片原始森林真的如我所说的一样,实在太小了,我们十几个朋友,只用了半天,就走遍了所有的地方,要说这个地方能把人丢了,谁也不会相信。可是阳光呢?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伙广东游客,但人家当天就回去了,连地址都没有,上哪问去?

时间一天天推移,报纸登了,电视广播了,月光由伤心变成绝望,她一天天瘦下去,却还要每天来到阳光家,侍候着姨妈那日渐沉重的病体。

这时候的所有安慰,都显得是苍白无力的,我使尽了浑身解数,不断的编造出一些笑料来哄月光开心,却总是难以自圆其说。

(四)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接到了阳光的电话:“表姐,你到市里来一趟,我有事和你说,但你不能告诉月光,否则别想看到我。”

我在惊喜中,更多的是惊愕,但我终于还是按他的话做了,两个小时后,我在阳光指定的地点下了车。阳光又打来电话,叫我坐上一辆红色“夏利”,车里已经有个女人,戴着付墨镜,很美,很年轻,冲我笑笑,没再说话。我看着阳光故弄玄虚的样子,那情景像足了电视中绑票的劫匪,在指挥着受害人家属拿着赎金不断的换地方,如果不是自己一向一贫如洗,人所周知,我恐怕早就跳车逃跑了。

在一家小旅馆里,我看到了阳光,失踪这么久,阳光还是衣冠整洁,神采奕奕,与家里月光和姨妈的憔悴,成反比。

那个女人没下车,阳光把我让进房间,关上门,我没有问他什么,他也没有说话,就这样不知道沉闷了多长时间。阳光终于抬起了头:“表姐,事到如今,你应该已经想到了,她是广东人,不是富婆,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我过去后也得打工度日,上次旅游时,我和她一起走的。”

阳光看了看我,仿佛声明了对方不是“富婆”,足以证明了自己不是“见利忘义”的。“表姐,我没办法、也没勇气,告诉妈和月光,她们怎么样?”

我居然笑了,这一笑连我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相信阳光也不会很舒服,他避开了我的目光:“这次回市里,是来取我的本科毕业证,到广东用得着。我惦记着妈,就打电话约你来,请你回去转告她老人家,过几年我安定下来,就把她接走。”

“好个孝子,好个禽兽,你的本科毕业证,还是三年前,月光老爸帮你办的吧?”这是我心里想的,却终于没有说出来,阳光已经不值得我张嘴骂他了。

门外响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阳光突然变得很紧张,他塞给我一个东西,压低了声音:“表姐,告诉月光,她永远是我的红颜知已,永远是我一生的好朋友。”

我张开手,那是一个心形的金项链,打开中间那颗心,有月光的小影,虽不迷人,却笑得很甜。

小美人打开了房门,她听到了一声脆响,我的手隐隐作痛,昂着头,从她身边走过。

回家的路上,天已经黑了,我伸出头来,看着天上黯淡得发黄的月光,禁不住泪水流淌。可怜的月光,在男人眼里,原始欲望始终大于精神上的欣赏。自古以来,英雄爱美女的佳话俯拾即是,诸葛武候娶丑妻之举千百年来却只此一例。

可怜的月光,我多么盼望这条回家的路永远没有尽头,因为我实在无法面对你凄怨中饱含着希望的目光。可怜的月光,假使有一天,我们能够重新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少年时代,我一定教会你:当一个男人对你说,可以不计较你的面庞,而只在乎你的内在时。也许你应该看清楚的,恰恰也正是他的内在。

羊角风发作怎么处理
河北看癫痫哪家好
癫痫病用什么药治疗

友情链接:

东捞西摸网 | 儿童玩具网站 | 疯狂宝贝爱情小说 | 手机日程管理软件 | 荨麻疹怀孕 | 石家庄居然之家 | 宫廷营养师